25

中东行动正当时

伦敦——在叙利亚使用化学武器后,本周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加拿大、土耳其、沙特阿拉伯和卡塔尔等国军事领导人在约旦召开紧急峰会后发表声明是一项值得欢迎的举措。西方政策需要在评论还是行动;决定事态还是被动反应中做出抉择。

在漫长而痛苦的伊拉克阿富汗行动后,我理解一切躲避动荡、冷眼旁观但拒绝亲身参与、在旁指手划脚却不愿插手改变现状的冲动。但我们必须明白捶胸顿足、而拒绝脚踏实地努力的后果。

只要想到干预我们就会倒吸一口凉气。但是否考虑过战战兢兢、坐视不理将会带来的后果:叙利亚被巴沙尔·阿萨德的残暴和基地组织分支机构的屠杀所吞没,演变为危险性远胜于20世纪90年代阿富汗的极端主义温床;埃及则陷入混乱,无论多不公平,在人们眼中西方都似乎在全力支持逊尼版的伊朗;还有伊朗自己,尽管更换了新总统执政,但仍然是掌握核武器的政教合一的独裁统治。西方将无所适从、盟国会感到失望、而敌对势力则有恃无恐。这的确是噩梦般的场景,但它的出现却并不牵强。

先说埃及。在很多西方人看来,很明显是埃及军方推翻了民选政府,而且仍在镇压合法政党,屠杀该党的支持者并监禁其领袖。因此我们越来越倾向于排斥新政府。我们认为这样做是在坚持我们的价值观。这种想法我完全可以理解。但这么做将犯下严重的战略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