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更健康的全球健康日程

伦敦—9月25日,全球领导人将在纽约联合国特别大会上会晤,为新的可持续发展目标(SDG)授权开路。SDG被称为“代际机会”,其潜力不可谓不大。但到目前为止的迹象表明最优健康目标可能会脱轨。

SDG将是千年发展目标(MDG,始于2000年,将于2015年到期)的继任者。MDG在鼓动政治意愿、将金融资源集中于中低收入国家的有限范围的基本需要方面起到了成效。数百万人的生活,特别是撒哈拉以南非洲人民,得到了改善。

SDG框架已经经历了一年的广泛咨询、游说和争论。一些领域的共识正在形成:新目标应该解决未竟的MDG;应该不仅包括贫困,也要包括地球的极限,包括气候变化等;应该不限范围,解决各国(不论贫富)不平等性恶化等挑战。

普遍的健康目标意义重大。一些状况——如未引起重视的热带病——为发展中国家所特有,而其他疾病,如艾滋病、结核病、疟疾和母婴死亡等,特别多发于穷国。但是,在很大程度上,过去十年中我们弄清楚了普遍疾病有哪些,全世界范围内的绝大多数病症和可预防的死亡都由它们引起。不幸的是,预想中的健康日程忽略了这一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