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强人狂热”的迷魂曲

克莱蒙特—政治强人潮流回归。不久前,俄罗斯总统普京还是唯一一个带有这一标签的领导人。如今,他有了很多对手。

这一趋势可见于传统极权政权。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可以说是毛泽东死后四十年来权力最大的中国领导人。

但同样的情况也见于被吹捧为年轻民主国家榜样的国家。在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早已转向独裁,上个月的未遂政变让他进一步集中了权力。匈牙利总理欧尔班让后共产主义的成功故事急转直下为反自由主义。就连1986年人民力量革命推翻了费迪南德·马科斯的菲律宾,选民也刚刚选择了公开宣称的民粹主义强人、以敢于向毒枭开枪著称的杜特尔特。

就连世界上最稳定的民主国家,也受到强人狂热的渗透。在奥地利,极右翼的自由党(Freedom Party)党魁诺尔伯特·霍费尔(Norbert Hofer)可能在10月当选为总统。在美国,唐纳德·特朗普利用部分美国选民的沮丧和偏见赢得了竞选下任美国总统机会——幸运的是他的机会日益渺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