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强人狂热”的迷魂曲

克莱蒙特—政治强人潮流回归。不久前,俄罗斯总统普京还是唯一一个带有这一标签的领导人。如今,他有了很多对手。

这一趋势可见于传统极权政权。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可以说是毛泽东死后四十年来权力最大的中国领导人。

Aleppo

A World Besieged

From Aleppo and North Korea to the European Commission and the Federal Reserve, the global order's fracture points continue to deepen. Nina Khrushcheva, Stephen Roach, Nasser Saidi, and others assess the most important risks.

但同样的情况也见于被吹捧为年轻民主国家榜样的国家。在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早已转向独裁,上个月的未遂政变让他进一步集中了权力。匈牙利总理欧尔班让后共产主义的成功故事急转直下为反自由主义。就连1986年人民力量革命推翻了费迪南德·马科斯的菲律宾,选民也刚刚选择了公开宣称的民粹主义强人、以敢于向毒枭开枪著称的杜特尔特。

就连世界上最稳定的民主国家,也受到强人狂热的渗透。在奥地利,极右翼的自由党(Freedom Party)党魁诺尔伯特·霍费尔(Norbert Hofer)可能在10月当选为总统。在美国,唐纳德·特朗普利用部分美国选民的沮丧和偏见赢得了竞选下任美国总统机会——幸运的是他的机会日益渺茫。

这些领导人承诺他们可以当枪匹马解决社会问题、重建理想化的过去,他们受到拥戴体现了人们对民粹主义统治的性质和后果的广泛忽视。事实上,历史对这些统治者并不友善。和今天的领导人一样,他们常常借助民众对他们所感到的民主的失败的愤怒上位——而他们根本不准备修正这些失败。相反,一旦当选,他们常常会实施完全不同的日程——往往是让情况雪上加霜。

只要看看委内瑞拉便可一窥端倪。委内瑞拉今天的经济崩溃可以溯源到民粹主义完人查韦斯的灾难性政策。人民爱戴查韦斯的社会福利制度,丝毫不担心这些制度基于石油收入和外债。只要福利能维持,查韦斯就可肆无忌惮没收产业,打击私人竞争。毫不奇怪,委内瑞拉经济多元化陷入停顿,而当石油价格崩盘时,其经济也跟着崩溃。

这突显出强人几乎总会带领国家走向崩溃的原因。在凭借出众的果断和坦率赢得选民后,这些领导人获得了足够的威权做出快速决定并带来短期成果——从而保持选民的支持,获得更大的威权。

但果断带来了高昂的成本。没有人制衡他们的行为,强人很少顾及长期风险。最终,他们所承诺的繁荣从未到来,至少长期是如此。相反,经济往往以遭到破坏收场。

而这尚不是最糟糕的情况。选民为了承诺的繁荣不惜放弃自由,普京治下的俄罗斯就是明证。普京承诺带来稳定和秩序,并通过打击政治反对派、自由派和寡头巩固权力。然后,他开始系统性地破坏俄罗斯脆弱的民主制度、压制媒体、收紧公民自由,包括集会自由。不出十年,他就在漏洞百出的新经济的废墟上建立起个人独裁体制。而与委内瑞拉一样,经济缺少现代化和多元化导致俄罗斯经济的命运与全球石油市场捆绑在一起。

自由批评政府的能力是民主与独裁的核心区别。因此,对于抑制人民发出声音的权利的领导人,如何相信他能拯救有缺陷的民主?事实上,言论自由和竞选竞争的组合是改善民主的关键,因为这样能让系统性失败——更不用说领导人的失策——受到公共监督的约束。

中国的独裁政府以通过压制信息自由避免这一约束而闻名。其互联网审查的诸多要素——从屏蔽政治敏感的维基百科文章到过滤在线搜索关键词——一起构成了所谓的防火长城。防火长城,再加上言论审查,使得中国领导人能够隐瞒失败、突出成就,不管多么可疑。

普京的行为亦然,利用媒体强调(比如)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之举如何提醒了西方对手俄罗斯的“伟大”。欧尔班和埃尔多安似乎也在用同样的剧本行事。

此外,和中国一样,俄罗斯也大操大办奥运会等盛会,目的是展示国家的壮丽和领导人的仁义。对这些盛会的报道占领了本应用于讨论严肃的治理问题的媒体空间。

如果这还不足以让选民领教民粹主义独裁者的危险,还可以考虑一下他们统治下失去生命的人。也许土耳其未遂政变以来被逮捕的几十名记者,或众多死于非命的普京反对者的家庭能提供一些关于生活在永恒的政府恐惧下的洞见。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世界上许多地方强人支持率日渐高涨,这也许预示着独裁时代的开始,也许不是。强人具有自我毁灭倾向,因为他们的浮夸野心注定会因为巨大的错误而失败。不幸的是,他们总身后留下的往往是受到严重损害的民主和满目疮痍的经济。

说到底,防止这样的结果的最佳办法是从一开始就阻止民粹主义独裁者赢得选举。选出了民粹主义独裁者的国家应该作为警示信号,警告有可能步后尘的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