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油砂

埃德蒙顿——就好比马塞诸塞殖民地民众不可能理性地探讨巫术一样,今天的人们也不可能平心静气地探讨环境问题。从加拿大东北部阿尔伯塔省阿塔巴斯卡油砂公司向得州海湾炼油厂运送石油的拱心石XL输油管道计划引发的夸张争论就是实例。

阿尔伯塔省政府和背后的石油公司把“焦油砂”改叫“油砂”,似乎改个好听点的名字就能摆脱环保主义者的批评。而反对输油管项目的环保者也出于同样的心态将其称之为“脏油”。难怪旁观者质疑哪种做法更不可取——是蹩脚的更名还是蹩脚的俏皮话。

虽然笨手笨脚,但政府和环保主义者的说法的确都有真实的成份。焦油砂其实是绵延数百平方公里的沥青矿层,不但黏度高而且具有腐蚀性。土壤的表层浸透了沥青,尤其在有沉淀物的地方埋得更深。抓一把河岸边的泥土手上确实能沾上不少油脂,而油质粘土的确也含有沙质成份。

这才是双方都想掩盖的关键所在。沥青和普通石油不是一回事,这让石油公司感到有很大麻烦。而大自然将具有强腐蚀性的沥青掺入土壤则让环保主义者觉得难以解释。如果是英国石油公司(BP)把数千亿桶沥青洒在方圆数百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环保主义者会理直气壮地要求不惜一切代价把油从土壤中清理出去。这里显然涉及双重标准,因为自然的一切作为是自然的,因此也就没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