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埃及的“新”外交新在何处?

发自开罗——自从埃及前总统穆巴拉克辞职这几个月来,他的继任者不断通过与过往敌对势力接触的方式来释放外交政策转向的信号。政府一方面欢迎伊朗外交官员,另一方面又与巴勒斯坦哈马斯组织交好。对此许多人将这些举动解读为一个明显的证据,证明埃及正寻求建立独立的外交政策,不再服从于美国的利益。

但穆巴拉克其实并不像其批评者所描绘的那样完全是美国的跟屁虫。事实上,这位前总统真正放在首位的是如何讨好自己的沙特阿拉伯赞助者,而不是美国。虽然有时他也会支持美国的政策,但在美国的立场与自己的态度不符时,穆巴拉克也经常会拒绝美国人。

自从1973年的十月战争(即第四次中东战争,以色列称“赎罪日战争”)结束至今,阿拉伯-以色列双方的和平就一直是美国中东议程的奠基石。美国常常希望埃及这个最重要也最有影响力的阿拉伯国家带头推动这一目标。但穆巴拉克只会在对自己有利的时候才会承担起这个责任。比如当已故巴勒斯坦领导人阿拉法特拒绝签署一份开罗斡旋下的以巴协议附件,让穆巴拉克在美国国务卿和全球媒体面前下不了台时,穆巴拉克对他低吼道:“快签,你这个狗娘养的!”

反过来当阿拉伯世界舆论反对巴勒斯坦做出让步时,穆巴拉克就会对美国的和平主张置之不理。比如1996年他就回绝了美国总统克林顿的邀请,没有赴华盛顿与阿拉法特以及以色列和约旦领导人共同调解巴勒斯坦暴力行动。而当克林顿要求穆巴拉克在2000年的戴维营谈判中促成一份以巴和平协议时,巴拉克也拒绝了这一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