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欧洲如何拯救欧洲

伦敦—在上周四的罗马会议上,欧元区四大经济体领导人就迈向银行联盟和温和刺激方案以补充欧元区新“财政契约”的步骤达成了一致。这些步骤还不足够。

德国总统默克尔拒绝了所有旨在纾解西班牙和意大利风险溢价过高现状的方案。结果,即将到来的欧盟峰会可能以失败告终,这很可能会引起致命后果,因为欧元区其他国家将无法建立起足够强大的防火墙免受希腊退出所带来的冲击。

即便能够避免致命灾难,债权国和债务国之间的分歧也可能会加剧,“外围国”将失去重塑竞争力的机会,因为游戏规则对它们不利。这也许符合德国的狭隘私利,但会让欧洲远离启发人民想象力、促进欧洲一体化数十年的开放社会。这会让德国成为帝国中心,而“外围国”将永远低人一等。这就是默克尔和绝大多数德国人的立场。

默克尔指出,动用欧洲央行来解决欧元区国家的财政问题是不符合规则的。此话不假。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的说法也大致相同。事实上,即将到来的峰会忽视了一项重要日程:欧洲财政机关(European Fiscal Authority,EFA)。EFA可以与欧洲央行合作,做欧洲央行本身无法做到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