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遭遇美国僵化消费——亚洲各国何去何从

纽黑文——

亚洲需要一种新形势的消费者。在美国,后经济危机时代催生出大量“消费僵尸”——受经济危机影响他们几乎无购买力。而这极有可能会阻碍预期于几年后开始的全球性消费增长。那么这就意味着以出口为重心的亚洲将被迫转向其内部市场,依靠其自身的35亿亚洲消费者来维持经济发展。

当然,这并非亚洲首次面临停滞僵化的经济状况。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日本处于“迷失的十年”中最为极端的时期,因而日本企业受到了极大的冲击,从而变得僵化,毫无生气。这些僵化的企业只得依赖贷款来维持运转,而贷款多来自于日本财阀——比如一些大的银行。而这不但未能挽回其注定要遭受的失败,并且还使得日本企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效率降低,积极性大受挫伤,从而导致了经济泡沫后的日本生产力急剧下降。

2008至2009年的经济危机使得西方许多国家通过大量融资援助来渡过难关,然而这也会造成其经济僵化发展。从华尔街到美国国际集团,再到底特律,美国政府通过及时的财政援助来挽救那些最终还是要倒闭的大企业。英国,欧盟也都是如此,苏格兰皇家银行,苏格兰哈里法克斯银行,福尔蒂保险,德国不动产融资银行(Hypo Real Estate),等等,都接受到了政府的经济援助。在西方,融资解救濒临倒闭的大企业的理由便是“这些企业要是倒闭,那造成的影响可太大了。”而这种想法又和二十多年前的日本有何差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