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拯救叙利亚和美国

丹佛—对美国中东政策的批评让人想起伍迪·艾伦在《安妮·霍尔》(Annie Hall)里的戏谑:“这里的食物难吃死了……而且还是超小份。”美国被视为众多地区病背后的罪魁,但却被指责参与得不够,只会“在幕后领导”,没有支持民主,抛弃了自己的朋友,如此等等。几十年来,美国在中东地区的介入面临如此多的指责,你或许会觉得,美国还是老实在家呆着算了。

但中东地区渴望领导,而美国仍是唯一能提供领导的国家。美国的问题不在于它必须理解并更好周旋的中东地区的分裂局势,而在于美国国内的分裂,后者破坏了美国国内在诸多对外政策上的共识。正是这些内部分歧让美国在最近的中东乱局中冷眼旁观。

传统上,美国有两个不同的对外政策立场:现实主义和理想主义。但如今,观点在众多立场之间莫衷一是——这一局面也渴望领导。

总统奥巴马再三提及的观点——“我们需要在国内建设国家”,及其未雨绸缪地部署无人机,都表明他宁可走不左不右的孤立道路。单方面主义似乎正在快速变成孤立主义者的国际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