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在特朗普当选的情况下,抱以最大希望

纽约—自由派能找到在政治灾难的一年后保持乐观的理由吗?在英国退欧、唐纳德·特朗普当选和欧洲离心离德所有下的一地狼藉中,能够找打哪怕一丝曙光吗?基督徒认为绝望是一种道德犯罪,因此他们会竭尽全力寻找希望的微光。

在美国,许多自由派用这样的信念聊以自慰:被一位由亿万富翁、前高级将领、恶毒假新闻炮制者和观点极端的新来者支持的无知、自恋、极权的大嘴总统统治显然充满了危险,这一危险有助于刺激强烈的政治反对。他们希望,特朗普将把所有信奉自由民主的人的观点统一起来,不管他们是左翼、右翼还是中间派。

在这一情形中,公民权利组织、非政府组织、学生、人权活动家、国会民主党,甚至一些共和党,将竭尽全力反对特朗普最糟糕的冲动。蛰伏依旧的政治积极主义将爆发为群众示威,复兴的自有理想主义将打破右翼民粹主义浪潮。好吧,这些都只是可能。

也有人从这样的期望中寻找安慰:特朗普强烈自相矛盾的计划——降低税收同时增加基础设施支出;帮助被忽视的工作阶级同时削减福利并废除平价医疗法——将让他的政府陷入内斗、分裂和无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