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sheng91_Budrul ChukrutSOPA Images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_hong kong shoppers Budrul Chukrut/SOPA Images/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

香港真正的问题是不平等

香港—1997年7月1日,中国收回香港主权,此后,香港经济日益繁荣,但政治环境却越来越糟。如今,这个全球最富裕的城市之一被示威所吞噬,一些示威者占领道路,瘫痪机场,甚至暴力袭击。但最近的乱象绝不只是香港的问题,而应该视为资本主义制度无法解决不平等问题的又一个案例。

社会危机发生期间,理性很容易被情绪支配,而戏剧化的脱离事实的描述非常流行。媒体将骚乱概括为文化的冲突,甚至更广泛的全球范围的专制与民主的斗争,实际上是在推波助澜;香港立法会委员张超雄更将冲突描述为“两种文明之争”。

这类叙事常常把“民主”描述为改善老百姓福利的同义词,但这却与事实不符。政治学家弗兰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坦承,中央威权体制可以产生比低效的分权民主体制更好的经济结果。同样值得指出的是,像张超雄这样的立法会议员,可以在国际舞台上自由批评中国政府,反映“一国两制”下的香港享有的高度政治自由。

那些认为中国政府会动用军队来镇压香港示威的人,都忘了孙子的格言——“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中国政府很清楚,将香港变成政治或意识形态的战场会影响香港和大陆的和平与稳定。因此,北京愿意也有耐心始终坚持以“一国两制”的安排来确保香港主权。

但中国政府绝不会允许香港独立。就像家长面对青春期的熊孩子,中国将香港当前的社会危机视为家事,必须内部解决。一些香港示威者居然要求美国等“外人”来干预,这样的诉求不但适得其反;更没有看清历史上美国倡导的“民主运动”在全球范围内一贯具有的破坏性——从中美洲到中亚莫不如此。

现实是,香港已经在进行一场生动的实验,展示法治和选举民主如何在中国的环境中运转。香港在世界正义报告(World Justice Project)的法治排名中名列第16名,略低于日本,但高于法国(17)、西班牙(21)和意大利(28)。可是,在选举民主方面,香港面临艰巨的挑战,不过这和大陆没有太多的关系。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在香港老百姓不满的背后,有一个强大但经常被忽视的因素,那便是经济成面的不平等。香港的基尼系数——0代表最大限度的平等,1代表最大限度的不平等——目前 0.539,为45年来的最高水平。相比而言,主要发达经济体的最高基尼系数为0.411(美国)。

这一不平等的状况在住房方面体现得最为淋漓尽致。香港人均居住面积仅有16平方米,而上海为36平方米。此外,近45%的香港居民住在公租房或补贴住房,而90%的中国家庭拥有至少一套住房。

香港特区政府坐拥超过1.2万亿港币的财政储备(超过两年半的财政预算),却没有解决好其居民的不平等问题,原因恰恰在于示威者热衷的选举政治。香港立法会——其成员通过基于比例代表制的复杂程序选出——在政治和意识形态上过于分裂,无法形成共识。

由于无法像内地那样,通过厉行改革打压既得利益,香港立法会无法有效抵制房地产开发商的势力。而地产利益集团极力阻挠可能降低房价的措施,包括配置更多土地用于建设更多公屋。也有一些公司囤积大量抛荒农地,包括直接囤地或通过壳公司囤地的,这恰恰遏制了房屋供给。

香港示威者认为他们的声音没有得到倾听。但辜负他们的不是中国政府,而是香港自身的精英。香港精英及官员与普通老百姓缺乏沟通,尽管社交媒体和新闻自由下的传统媒体(通常对政府持批评态度)早已突显示威运动的端倪,政府相关部门却毫无准备及应对措施。

这意味着,除了解决高房价等具体民生及不平等问题,香港还需要重新打开公众与决策者之间的沟通渠道。这绝非易事——因为香港的示威运动并没有明确的领导者。但在如何推动社会进步方面香港需要尽快形成共识,以确保政府的合法性,并同时落实一系列必要的改革。

香港需要一段时间从这几个月以来的动荡中恢复。但从北京到香港,所有中国人都知道,并不存在速效药或决定性战役。进步将由无止尽的细微改进组成,其中许多微小的进步需要在困难条件下实现。唯一的成功之道是依靠谦逊、耐心、智慧、以及同舟共济的使命感。

https://prosyn.org/Sv6vR2Hzh;
  1. bildt70_SAUL LOEBAFP via Getty Images_trumpukrainezelensky Saul Loeb/AFP via Getty Images

    Impeachment and the Wider World

    Carl Bildt

    As with the proceedings against former US Presidents Richard Nixon and Bill Clinton, the impeachment inquiry into Donald Trump is ultimately a domestic political issue that will be decided in the US Congress. But, unlike those earlier cases, the Ukraine scandal threatens to jam up the entire machinery of US foreign policy.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