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fan Irvine/Getty Images

香港的独立陷阱

伦敦—近40年前,我第一次访问莫斯科,得到的第一反应是惊讶。从饭店和餐馆经营不善的情况看,难以置信苏联的军事能够给敌人造成真正的威胁。但我们西方人仍然忌惮红军——并且绝不是杞人忧天。

香港是我最喜欢的城市,它给我的印象完全相反。它的餐馆经营十分精准,并且拥有全世界最好的饭店。显然,能够为游客提供如此卓越的接待的城市理应高枕无忧,也许只有一个例外:如何最好地利用它的能力和企业家天赋。但是,香港的情况也和表面上看上去的大相径庭。

香港的成功部分反映了其文化内部的根本性中和,一种让这个作为中国自治地方的城市能够就在复杂环境中蓬勃兴旺的能力和理性。但是,当我上个月访问香港时——这是自2014年至关重要但胎死腹中的民主游行以来我第一次访问香港——人们似乎比一段时间以来更加紧张。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PS premium content, including in-depth commentaries, book reviews, exclusive interviews, On 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and our annual year-ahead magazine.

http://prosyn.org/Ou13MWD/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