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patten107_ChrisMcGrathGettyImages_hongkongprotestgasmask 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中国的香港问题

伦敦—香港示威和政治危机已经进入了第四个月。每个周末,人们都会走上街头,反对政府和中国共产主义政权的枷锁。至少在眼下,还没有看到解决的办法。

这场政治闹剧始于香港人民示威反对香港首席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所提出的一项法案,该法案允许香港公民被引渡到中国大陆。不难理解,香港上下无不担心该法案会破坏矗立在香港的法治和中共统治之间的防火墙。毕竟,在新疆,共产主义法律把人们关押在“再教育”营,抓捕敢于发出声音的律师和人权活动家。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中国梦中有香港的一席之地,但所有香港公民都有可能视之为噩梦。

接着,一个将两百万人动员上街和平示威的问题,演变为更加复杂的情况。首先,香港政府对群众的担忧视而不见。最终撤销引渡法的让步来得太晚。此时,已有别的担忧充盈着公共焦虑。

首先,香港公民对生活水平下降和高昂的居住成本不满。此外,对示威管制的日益严厉催生了往往诉诸暴力的反应,而这反过来又导致警察更加严厉。亲中派——显然由本地统一战线共产主义活动家组织——与黑帮勾结打击示威者,并将目标对准了怀疑领导人的家庭。越来越多的人怀疑香港当局明知会发生什么,但选择什么都不做。

最重要的是,显然中国领导人不会允许林郑月娥及其低能、常常没有“存在感”的政府寻求与公共观点的妥协。许多示威者似乎认为,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带上头盔和防毒面罩,直面催泪弹和水炮。这不是要宽恕暴力示威,但也许能够解释它们。

类似地,香港警察的偶尔的暴行(brutality)或许表明,这支队再可怕的压力下伍忘记了自己的责任,反击过于用力。不能指望警察永远充当政治的替代品。辣椒水绝非对话、倾听和谈判的可接受的替代物。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如今,中共必须明白,虽然大部分香港人并没有寻求脱离大陆独立,但他们讨厌导致许多香港公民逃离香港,沦为难民的残酷的共产主义。他们也无法屈从于威胁自由和高度自治的独裁政权——自由和高度自治是他们与大陆中国公民的区别。

再中共准备庆祝夺权70周年之际,有很多身在香港的中国公民对其所代表的东西呜呼哀哉,这必然令北京政权颇为难堪。和大陆不同,香港人可以说出他们心中所想以及眼中所见的世界大事。比如,他们知道10月1日将举行共产主义花车游行的天安门广场,曾经发生过争取民主和自由的年轻示威者惨遭杀戮的情况。

因此,中国政府对香港事件的反应是可悲的,将适得其反。中国领导人攻讦示威者——不仅仅是年轻人——指责外部势力煽动反共情绪。他们说,这完全是中央情报局的阴谋,也可能是其他外国人策划的阴谋。或者,中国当局将矛头指向了一些香港最杰出的公职人员,他们敦促香港政府与示威者展开对话,安抚他们的合理担忧。

相反,中共坐等示威发展,希望示威者失去耐心,甚至不再愿意坚持,同时派出高级官员指示林郑月娥不能让步。对中国领导人来说,任何被视为让步的举措都可能成为滑坡的第一步。因此,他们希望从严执法(偶尔求助于中国国安部门和所谓的“爱国”流氓)和治安判决能够最终平息事态。

但如果中国领导人像他们所声称的那样成熟,如果他们的治理体系真的能够成为二十一世纪的主宰力量,那么他们就不会那么做。他们不会破坏国际社会对他们的香港行为的信任,而是会重申他们希望兑现中英联合声明的承诺,保证香港自由和高度地方自治50年不变。

他们还会允许林郑月娥成立调查委员会调查示威背后的原因,示威的执法情况,以及一些示威者偶尔的暴力行为。这比示威者现在所要求的更少。但我相信成立这样一个委员会能够改变香港的情绪,至少带来一些对话的希望。事实上,6月份 就应该这样做,当时包括香港前首席大法官在内的许多人都建议这样做。

如果林郑月娥不自己这样做,那么某些香港最受尊重的公民——包括教会、专业机构、企业和公民社会等——绝对应该接采取行动,自己成立非正式的独立委员会。

这很困难,并且可能没有用。但这样做必定好于从一个暴力的周末走向另一个暴力的周末。毕竟,这就是中国领导人真正想看到七百万香港人庆祝10月1日庆典的方式吗?

https://prosyn.org/BZeVOUazh;
  1. haass107_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_northkoreanuclearmissile 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

    The Coming Nuclear Crises

    Richard N. Haass

    We are entering a new and dangerous period in which nuclear competition or even use of nuclear weapons could again become the greatest threat to global stability. Less certain is whether today’s leaders are up to meeting this emerging challeng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