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ing choice Juanmonino/Getty Images

经济人的道德身份

坎布里奇—如果投票代价高昂,又很难改变结果,人们为什么还要投票呢?人们为什要以比职责更高的标准和要求完成工作呢?

两本新书,诺贝尔奖得主乔治·阿克洛夫(George Akerlof)和蕾切尔·克兰顿(Rachel Kranton)的《身份经济学》(Identity Economics)以及山姆·鲍尔斯(Sam Bowles)的《道德经济》(The Moral Economy)指出,一场静悄悄的革命正在挑战这门无聊科学的基础,我们看待组织、公共政策乃至社会生活的诸多方面都有可能发生彻底的变化。这场革命发源于经济学,随着行为经济学而崛起(已有六位这方面的先驱获得了诺贝尔奖)。但行为经济学需要依靠认知心理学,这场革命却植根于道德心理学

和大部分革命一样,这场革命之所以没有发生,就像赫胥黎(Thomas Huxley)所预言的那样,是因为美妙的旧理论被丑陋的新事实所扼杀。这些丑陋的事实尽露无疑已经多时,但人们就是无法抛弃心理框架,直到一个新框架能够取而代之:最终,美妙的旧理论一定会被更新更有力的理论所杀死。

To continue reading, please log in or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Registration is quick and easy and requires only your email address. If you already have an account with us, please log in. Or subscribe now for unlimited access.

required

Log in

http://prosyn.org/y8Z92IV/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