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希拉里的回归

纽约——那么,他究竟为什么要这样做?是什么让巴拉克·奥巴马任命他以前的对手,希拉里·克林顿担任他的国务卿,他外交政策的脸面和喉舌、以及他派往全世界的特使?

一时间看似合理的解释很多。人们可以想象他在实践那句古老的格言,“亲近你的朋友,但更要亲近你的敌人”。弹指一挥间,奥巴马控制了克林顿的政治机器:包括网络、捐款人和选民。与此同时,他还化解了克林顿著名的极具腐蚀性的诽谤技巧和夸张的自我展示欲——正是这些特点致使阿尔·戈尔和比尔·克林顿在2000年总统大选中几乎一句话也不说。利用这次任命,奥巴马将炮口从自己身上移走——并让它们一致对外。这真是一项明智的对策。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人们也可以想象他这样做是为了吸引妇女的选票。民主党人要想入住白宫没有可观的性别差距根本办不到。但投票出口民调和数据汇总都表明奥巴马已经拥有超大比例的美国女性支持者(他获胜过程中真正的新闻是他赢得了相当数量的白人女性,而这部分人以前很少投票支持民主党)。

事实上,有充分的证据表明奥巴马——这个在颇具影响力的祖父抚育下长大的坚韧的单身母亲的儿子,拥有足够的男性胸怀与有主见的成功女性结合,而且在两个女儿面前承担起挚爱父亲的角色——理解如何才能以一种全新的方式吸引和保持住女性的支持。他清楚地认识到如果你把女性看作必然结果的一部分,那么就可以赢得女性的尊敬和爱慕。

奥巴马周围遍布着功成名就的女性顾问,但却从不屈尊俯就地在公众面前指出。如果你是位女性旁观者,你会在心灵深处感受到这些女性绝不是什么装饰物。她们可能成功也可能失败,但她们确实是真正的参与者。

但我不认为这些原因当中的任何一个,无论它们多么具有说服力,能够清楚地解释奥巴马选择希拉里的理由。我认为他选择她是因为他明白作为美国总统,他应该真正融入全球社会——他要负起自己应尽的责任,处理好相互依存的复杂关系。希拉里·克林顿被严重忽视的优势之一就是她也明白同样的道理——而且已经证明她了解这样做意味着什么。

她夸大了自己作为第一夫人时的许多成就。但她无可否认的成就之一,也许比所有她在当时的所作所为都更加重要,是她曾经为代表女性利益环游全球。

她的身边聚集着充满智慧的顾问,他们特别熟悉女性在发展中世界提高教育水平、管理人口增长、遏制环境恶化和建立小额信贷经济体等重要问题上所扮演的至关重要的角色。她的足迹遍及非洲和印度次大陆,而且在汇聚全球各地女性领袖的北京会议上大声疾呼。世界顶级的发展专家现在已经达成一致,认为解决今天许多文化、环境、资源驱动的矛盾冲突需要教育并投资于女性,这和她一贯倡导的观点完全相符。

但是让希拉里·克林顿有别于马德琳·奥尔布赖特或康多莉扎·赖斯的是她为了了解实际情况愿意去到任何一个角落。她没有待在开着空调的酒店房间和她所访问国家的议会大厅里,而是来到一贫如洗的小山村,到妇女一天要走四英里取水的地方,到她们需要依靠20美元贷款购买缝纫机来追求家庭幸福的贫困所在。她坐在泥地和铺满沙砾的乡村场院上听当地民众谈论他们的问题和关注重点,她也不避讳颇有争议和文化上的敏感问题,比如女性生殖器切割和焚妻。

但她所表露出来的对各种文化和民族的尊重使得这种挑战可以在不招致怨恨的情况下取得进展,这是一种真正的对话精神。因为她的旅行,希拉里得到了发展中世界许多女性的爱戴,而我可以肯定,她们教给了她全球政策领域至关重要的教训——这些教训形成了一种世界观,而这种世界观得到了奥巴马,一个孩提时代有着丰富国际经验的人的赞同。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在那样一个世界里,美国不是盛气凌人地面对所有国家独自发号施令,也不是只着眼于谋取狭隘的企业利润。相反,美国与其他国际领袖通力合作,试图解决世界所面临的真正问题:环境恶化、资源匮乏、教育水平低下以及“生活在底层的十亿民众”的令人震惊的贫困。

奥巴马能够理解,就像我相信希拉里也能够理解一样,化解那些危机是决定战争与和平真正的关键因素——同时也真正标志着是实现国际联盟的可能性。我认为奥巴马知道希拉里已经意识到这些问题是冲突的根源,在没有解决这些问题的情况下盲目进行武力干涉就好比为了灭火而把毯子扔进火山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