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希拉里·克林顿的苦恼

华盛顿—身为希拉里·克林顿,全世界最著名的女性之一、美国政坛地位最高的人物之一、有可能的下任美国总统,可谓苦恼重重。一年前,她被广泛认为稳操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之胜券,而如今,她面临着比任何人(包括她自己)曾经预想的困难得多的阻力。

然而克林顿所面临的大部分问题早在2008年她与奥巴马竞争时有了预兆。其他问题则完全是她自找的。

Aleppo

A World Besieged

From Aleppo and North Korea to the European Commission and the Federal Reserve, the global order’s fracture points continue to deepen. Nina Khrushcheva, Stephen Roach, Nasser Saidi, and others assess the most important risks.

一方面,她根本不是非常出色的政客。克林顿是唯一一位两度启动选举阵营的人。(第一次尝试实在艾奥瓦州,她和八人举行了闭门会议,效果不佳。)这一令人印象深刻的绝顶聪明的女人根本不具备最高层政客必须具备的政治感觉。

在美国总统政治中成功需要超人的直觉,超快的反应,最重要的,还需要令人信服的当选理由。诚然,克林顿拿出了许多当选后就会实施的计划;但是,借用丘吉尔的话说,她给出的甜头没有重点。她给人的印象是不太高明的“我是可以成事的开明派。”

相反,她的对手伯尔尼·桑德斯已经成为厉害的竞争者,因为他聪明地为他的选战制定了颇具说服力的口号:制度被操纵,腐败的选战金融机制把持了它。

桑德斯所提出的全面方案——单一出资者的医疗体系和免费公立大学——不论如何不切实际,总归大受欢迎,特别是年轻人压倒性地支持他而不是克林顿。她的口号属于渐进主义:要敢于做大梦。与此同时,桑德斯正在宣传政治革命。

接下来是可信任度问题。桑德斯的诚信无可挑剔,而克林顿一直在为对她的质疑开脱。她和她的顾问显然对她所面临的挑战力量之大措手不及。

桑德斯看起来诚实可靠;克林顿则是按部就班。她有时候显得不食人间烟火,特别是在钱的问题上与公共情绪背道而驰。对于巨富阶层和其他人群差距日益扩大的愤怒已经发酵了多年。在启动选战前不久,克林顿说,当她和丈夫比尔·克林顿离开白宫时,他们“身无长物”。果真如此的话,可以说他们致富迅速:据信比尔和希拉里·克林顿的财富远超1亿美元,全部为离开白宫后赚得,其中大部分是通过天价演讲费。

和其他前美国总统——吉米·卡特是一个显著的例外——没有什么不同,克林顿夫妇利用他们的名气和影响力致富。他们赚了多少钱不重要,谁给他们钱才重要。比尔·克林顿与一些可疑的国际人物做生意,希拉里的很多财富来自为华尔街公司演讲,而华尔街是受千夫所指的2008年大衰退罪魁。

这给了桑德斯完美的靶子。桑德斯专门指出一个事实:克林顿为高盛做了三次演讲,赚了675,000美元。桑德斯的职责大大打击了她的形象;在CNN大会堂,克林顿被主持人被问及为何收了高盛这么多钱,不知所措的克林顿耸耸肩回答说:“是他们给了这么多。”

接下来的争议是她在身为奥巴马第一个总统任期的国务卿时,选择位于其纽约州查帕瓜(Chappaqua)家中的不安全的私人服务器处理公务和私人电子邮件。服务器问题首次曝光于2015年3月,现在已经影响到她的选战,不仅说明她不食人间烟火,更致命的是还暴露出她的拙劣的判断。她怎么可能不知道,身为国务卿会收到、可能还要回复保密信息?

当服务器成为众人皆知的秘密后,克林顿——他的丈夫也是如此——开始讲法律:她从未在她的服务器收发“当时列为保密”的信息。

希拉里讲话的研究者马上嗅到了血腥味。看起来国务院有两套电子邮件系统:一套保密,一套不保密;并且一套中的材料不能发给另一套。为了避免在私人服务器上发送保密信息,她的助手用其他手段——口头或书面摘要——传达信息。因此,它们不是“当时列为保密”的信息。

但国务院调查者发现了数百封从她的服���器上发送的、应该列为保密的电邮。FBI已经就此展开调查。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最后,理应成为让她担任总统候选人的巨大优势——有望成为历史上首位女总统——也没有如她和她的阵营所愿那样发挥作用。2008年,大量女性不希望仅仅因为身为女性被告知必须支持克林顿。她们认为这是在侮辱她们的智商,特别是,年轻女性大多支持桑德斯;她们更喜欢他的竞选平台,质疑她的诚信。克林顿在新罕布什尔州(桑德斯以22个百分点在此击败克林顿)赢得的唯一女性群体是65岁以上妇女。

在最近的内华达州预选中,克林顿的非白领票仓——他们在内华达州的力量远大于艾奥瓦州和新罕布什尔州——十分“给力”,特别是桑德斯没有赢得足够多的非洲裔美国人选票,因此没能击败克林顿。这是后续提名竞争的好兆头。但大选可能是另外一番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