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与希拉里的三次会面

巴黎——2004年7月,波士顿。市中心的一家餐馆,编辑蒂娜·布朗邀请了希拉里·克林顿和其他几位知名人士,包括卡罗琳·肯尼迪、导演迈克尔·摩尔和前任参议员乔治·麦戈文。令人难忘的是希拉里年轻靓丽的外表、明媚的微笑和好奇地凝视着我们的大大的蓝眼睛。

她脸上有时会控制不住地掠过一丝倔强而痛苦的表情。五年前,她曾是全美最受屈辱的女人,私生活无情而彻底地接受公众的品评。她可以谈论国内国际政治直至脸色发青。她可以赞扬约翰·克里,后者刚刚接受了她所在政党赋予的阻止乔治·W·布什连任的重任。她还可以讲述作为纽约新任参议员所发挥的作用。但仍有一种想法在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我把它写进了为《大西洋》月刊撰写的旅行日记当中。

这种想法是:为了替丈夫雪耻并对他的行为进行报复,为了洗刷家庭污点并向人们展示完美无瑕的克林顿政府,这个女人迟早会竞选美国总统。这种想法让我不由想起菲利普·罗斯的著作《人性的污点》,这本书在参议院宣布她丈夫作伪证和妨碍司法两项罪名不成立一年后出版,毫不隐晦地描述了对人声誉哪怕是不应有的玷污所留下的印记也同样难以磨灭。她将力争靠自己的力量入主椭圆形办公室,那里曾向这个世界展示她所承受的世俗和内心苦痛。我的文章得出结论,她极有可能最终达到目标。

让我们快进到2011年5月的巴黎。这位纽约参议员已经在奥巴马内阁中任职国务卿。刚刚闭幕的法国G-8峰会被她的光环所笼罩。晚上10点,我还和马哈茂德·贾布里勒守候在威斯汀酒店大堂的电梯旁,后者是利比亚起义的领导人之一。贾布里勒专程前来代表民众请命,卡扎菲上校和他的儿子曾发誓要让这些人血流成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