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过于异类,反受其害

坎布里奇—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指责经济学家没有预测到这场灾难、为预防灾难开出错误药方以及在灾难发生后没能解决灾难已经成为时尚。对新经济思维的呼唤延绵不绝——并且不无道理。但全新的东西未必好,而好的东西未必新。

中国文化大革命50周年提醒我们当正统被一股脑儿打到时会发生什么。委内瑞拉当前的灾难则是又一次提醒:这个理应富庶的国家正在遭遇全世界最深刻的衰退、最高的通胀和最糟糕的社会指标恶化。委内瑞拉公民坐拥世界第一大石油储量,却生活在名副其实的饥饿中,因为缺乏食物和药品而垂死挣扎。

尽管灾难仍在发酵,但委内瑞拉曾经赢得过联合国粮农组织、拉丁美洲经济委员会(Economic Commission for Latin America)、英国工党党魁杰瑞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前巴西总统卢拉、美国经济政策研究中心(Center for Economic Policy Research)和其他人的赞赏。

那么,世界应该从委内瑞拉的堕落中学到什么?简言之,委内瑞拉是拒绝承认经济基本面的危险的最佳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