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安全的物质怎样变得危险

帕洛阿尔托——自从16世纪毒理学诞生后,其指导原则一直是“剂量决定毒性。”这是每天都要在全球患者身上适用多达成百上千亿次的药理规则。恰当剂量的阿司匹林可以成为治病的天赐之物,但服用过量却可以致人死亡。该原则甚至适用于食品:高剂量的肉豆蔻甘草的毒性众所周知。

物质带来的广义风险取决于两大要素:其固有的伤害能力和人能否接触到它。这是个简单的理念,但就连某些假定的专业人士似乎也无法掌握——世卫组织下属的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将常用的 2,4-D除草剂划为“可能的人类致癌物质”就是这方面的例证。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在除草剂的问题上,国际癌症研究机构似乎正在创造连败记录。该组织最近将另一种常用除草剂草甘膦也划归“可能的”致癌物质,这与世界各地监管机构的结论严重不符。

同样,没有一家政府机构将2,4-D认定为致癌物。今年早些时候,美国环境保护署(EPA)得出结论:“基于现有数据的证据采纳权重,2,4-D应被划为‘不太可能对人类产生致癌效果’。”欧洲食品安全局最近也认定“按照目前的生产方式,2,4-D不太可能对人类造成遗传毒性或致癌风险。”

国际癌症研究机构将2,4-D和草甘膦等物质划为潜在有害物质可能造成农民和消费者的恐慌,他们会怀疑继续将上述物质用于商业农业或园艺是否恰当。这将是一种耻辱,因为上述物质都是被广泛应用的高效除草剂,而当国际癌症研究机构得出结论时,并没有考虑到相关物质在现实世界中是否真有致癌可能。其专家组并不评估某化学品会否致癌 ——而只考虑它能否致癌。

因此,国际癌症研究机构过去曾将芦荟、丙烯酰胺(薯条和薯片等油炸食品所产生的一种物质)、手机、上夜班、亚洲泡菜和咖啡划为“相当可能”或“可能的”致癌物。这是因为它忽略了剂量,没有考虑到接触足够剂量的物质造成实际损害的可能性有多大。以咖啡为例,人们需要每天饮用超过50杯,坚持相当长的时间,才有可能造成有害的影响。

将2,4-D划为可能的致癌物忽略了世界各地卫生部门、包括联合国世卫/粮农组织联合农药残留会议(JMPR)所进行的大规模分析和研究。该机构对2,4-D等物质进行风险评估时考虑了其在土壤及附近水源中的含量、经过施用地块动��接触及人类直接接触概率等现实世界变量。

在1970年开始的审查中,联合农药残留会议一直认定如果按正确方式施用, 2,4-D 不会危害陆地或水域中任何人或物的健康。众多政府机构已经确认了上述结果,其中包括欧洲食品安全局、环保局、美国农业部和加拿大卫生部。

当国际癌症研究机构限制其专家组仅考虑很小范围内的特定刊物并因此得出错误结论时,会造成非常有害的后果。上述结论给了恐化分子大肆宣扬的机会,增加了上述物质被错误地认定为有害并被其他危险更大、效益更低的产品所取代的可能。

如果像草甘膦和2,4-D这样的产品不能使用,农民将被迫改用其他有效性更低的除草方法。事实上,很多替代品其实毒性更大或需要更多管理,从而导致破坏性水土流失、二氧化碳排放增加、农作物产量降低、生产成本加大和消费价格上涨。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问题也不止是农民才有。2,4-D有100多种指定用途,包括控制侵入草坪、森林的杂草和强化高速路、电力走廊和铁路沿线的安全控制。国际癌症研究机构得出结论所用的方法不仅在科学上有误;而且会产生有害的影响。它的结论被人们广泛接受,无论剂量大小都会严重威胁人类和其他动物的生命健康。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