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有机农业的神话

斯坦福——从食品、香烟到护肤秘方,有机产品正大行其道,据报道目前仅有机食品每年的全球市场就超过600亿美元。欧盟委员会似乎也赞同有机爱好者们的观点,“适合自然、也适合你”是欧盟的官方宣传。但这两方面都缺乏令人信服的证据。

2012年对240项研究结果的汇总分析显示:一般而言,有机水果和蔬菜并不比便宜的水果蔬菜更有营养,它们被大肠杆菌或沙门氏菌等致病菌污染的可能性也没有降低。就连研究人员都对这一结果感到惊讶。参与这项研究的德娜·布拉瓦塔说,“项目开始时,我们都认为很可能找到有机食品优于传统食品的证据。”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很多人选购有机食品是为了避免有害的农药残留。但这样做的理由并不充分。虽然非有机水果蔬菜农药残留较高,但99%以上并没有超过监管机构设定的保守的安全阈值。

此外,包括有机和传统食品在内的人类饮食中“天然”出现绝大多数农产品上发现的杀虫物质。生物化学家布鲁斯·埃姆斯及其同事发现“美国人饮食中(以重量计)99.99%的农药是植物自身防御产生的化学物质。高剂量动物致癌试验只检出52种天然农药,其中约半数(27种)为啮齿类动物致癌物质;许多常见食物中都含有这27种物质。”

最低限度是天然及合化学物质在动物致癌研究中的检出率相差无几,并且“考虑到极低的接触剂量,甚至可以用微不足道来形容合成农药残留的相对危险性。”换句话讲,为避免摄入农药而购买昂贵有机食品的消费者只关注了他们农药摄入量的0.01%。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欧洲和北美对“有机”的界定本身就是一种人工合成的官僚机制——几乎可以说毫无道理。“有机”禁用了人工合成的化学农药,但又出于实际考虑允许存在某些例外。比方说,欧盟政策规定“具有先见之明的灵活性规则”可以弥补“地方气候、文化或者结构性差异。”如果找不到合适的替代品,就允许使用某些(严格列举)的合成化学物质。

同样,美国也制定了长长的禁令豁免清单。但绝大多数“天然”农药——还有作为化肥使用的布满病原体的动物粪便——都在被允许之列。

选购有机食品的另一项理由是一般认为它有利于自然环境。但现实世界中有机农业产量低下(一般比传统农业减产20-50%)——为农田带来重重压力,并导致用水量大幅提高。英国最新一项汇总分析显示有机系统单位产量的氨排放、氮淋失及氧化氮排放均高于传统农业,这还不算土地过度使用和可能的富营养化——化肥及废物所造成的不利生态影响——以及土壤酸化过程。

 “有机”定义的反常之处是食品的质量、成分及安全并非关注焦点,而是集成了农民愿意使用的可以接受的作法和程序。比方说,有机作物沾染了栽种在相邻地块的基因工程作物随风飘散的农药和花粉并不影响作物的收获状态。欧盟明确规定只要“[转基因生物]成分属无意进入产品且含量小于0.9%”,食品就可以贴上有机标签。

最后,很多受到有机耕作浪漫诱惑的人忽略了它给人类带来的后果。美国农民布雷克·赫斯特提醒道:“即使采用全面养殖法混养作物野草也会不断生长,如果没有���药,就只能靠人工除草来保护作物。”而人工除草的苦差事往往由妇女和孩子承担。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当然,应该向买得起而且必须买的人提供有机产品。但简单的事实是选购非有机产品更具成本效益、更人性化、也更有利于环境。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