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有机农业的不可持续性

斯坦福—“可持续”已成为二十一世纪流行词之一。越来越多的大学开始开设关于“持续性”的课程甚至专业,许多大公司也以成立庞大的“可持续”相关部门为荣。4月,许多农业/食品行业的标志性跨国公司参加了由美国最大零售商——沃尔玛公司在其堪萨斯总部举行的“可持续产品博览会”(Sustainable Product Expo)。

但是,与许多感觉良好但模糊不清的概念一样,“可持续性”中包括了相当大的诡辩成分,比如,农业可持续性往往与有机农业挂钩,有机农业的支持者称之为用“可持续”方法养活迅速膨胀的世界人口。但“可持续”究竟是什么意思?它与“有机”食品生产方法有怎样的关系?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有机运动宣称其方法具有可持续性,这一点颇可质疑。比如,最新研究发现,如果根据作物在生长季的需要通过灌溉系统施用化肥,地下水的污染风险可以显著降低;而有机农业依靠堆肥,堆肥释放的东西并不与作物需求相配。此外,尽管堆肥被赞为“绿色”措施,但会产生大量温室气体(也通常是作物致病菌的来源)。

这份研究还发现,“依靠固体有机物质的集约有机农业,如在播种前向土壤中加入粪堆肥,会产让大量硝酸盐渗入”地下水。地下水硝酸盐浓度的提高绝非可持续性的标志,特别是在考虑到许多世界最适耕农业区饱受干旱侵扰的情况下。

有机食品生产的“可持续性”远不如多种形式的常规农业的一个根本原因是有机农场尽管有可能小规模地与一定的当地条件十分契合,但其单位土地和用水所产生的食品数量要低得多。有机农业的产量通常比常规农业低20—50%,这导致农地压力大增,特别是水消费。

一项2012年发表的英国元分析指出了一些在有机农业中更大的弊端。比如,该分析发现“有机系统的单位产量的氨排放量、氮流失量和一氧化二氮排放量都较高,”而“单位产量的土地使用量、富营养化效应以及酸化效应”也较大。

有机农业的低产量可以说是难以避免的,因为它武断地拒绝使用各种先进方法和科技。有机方法意味着除虫手段十分有限,难以满足峰值肥料需要,也排除了转基因作物。如果有机生产规模大幅扩大,低产量将造成更大的压力促使人们将更多土地转作农地、饲养更多动物用于堆肥,更不用说水供应会更急吃紧了——所有这些都会对可持续性构成挑战。

有机生产的另一个局限性在于它与强化土地质量的最佳办法背道而驰。要强化土地质量,最好尽可能减少对土壤的扰动(如犁和耕),并使用遮盖作物。这样的农业系统有许多环境方面的好处,特别是限制土地侵蚀、减少化肥和杀虫剂流失。有机农业也的确常常会种植遮盖作物,但由于不使用高效除草剂,只能依靠翻耕(甚至劳动密集型的手工除草)来控制莠草。

与此同时,有机农业生产商确实也使用杀虫剂和杀菌剂保护作物,尽管绿色神话说没有这回事。在种植和处理有机作物的过程中会使用20多种化学物质(大部分包含铜和硫)——都是在美国有机产品认证规则的允许范围内。

从长期角度看,有机农业中最不含逻辑、最不可持续的部分也许是排斥“转基因”作物——但只排斥那些技术最精确、后果最可预料的转基因作物。除了野生浆果和野生蘑菇,几乎所有欧洲和北美洲食谱上的水果、蔬菜和谷物都被这种或那种手段进行了基因改良——通常是通过用射线照射种子或杂交配种,从而实现在自然界中不会发生的基因从一个物种转移到另一物种的目的。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仅仅因为它们经过现代高科技处理而将生物体排除在有机农业之外毫无道理。这不仅让农民无法改良种子,也让有机产品消费者无法获得营养改良食品,如欧米茄-3脂肪酸强化食用油。

近几十年中,常规农业已变得比以往更加环境友好和可持续。但这反映的是农民、作物育种家和农业公司的基于科学的研究和老派技术创新,而不是对现代杀虫剂、杀菌剂、基因工程和“工业农业”的不理性的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