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iter11_BettmannGetty Images_helicoptersvietnam Bettmann/Getty Images

直升机正在飞过来了

发自纽约—随着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加剧,美国刚刚推出了总值2万亿美元的经济救助计划(规模相当于2019年度GDP的9.2%),而该法案则是在美联储采取了一系列前所未有举措之后出台的,后者将采取不设限额的量化宽松政策并已经引入了各项新机制来援助企业和维持信贷流动。

美国的大部分应对措施将以“直升机撒钱”的形式出现,这是现代货币理论的一种应用手段,也就是让中央银行去购买一批为减税或增加公共支出而发行的政府债务来为财政刺激计划提供资金。虽然美国经济状况正以惊人速度恶化的部分原因来自于疫情对民众健康的直接影响,但主要还是由于社会隔离令导致人们无法生产和消费。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有充分理由认定美联储的增量资产购买计划至少将达到2万亿美元规模,因为只有这样做才能避免让联邦政府被迫直接进入资产市场来为其新方案筹措资金。早在冠状病毒还未成为公认的威胁之前的1月,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就已经预测美国政府的经常性联邦赤字至少在未来十年内会高于每年1万亿美元。

而当危机的严重性在几周前开始变得清晰时,一些联邦政府官员警告说如果缺乏强有力的财政政策应对,美国的失业率可能会上升至20%。但即使有了新的法案,今年第二和第三季度的失业率也可能继续上升。如果希望财政扶助措施能有效发挥作用,就必须对那些因疫情而收入下降的家庭和营收减少的企业(无论大小)给予体贴入微的针对性救助,但是美国的应对措施是否将包含这种针对性手段,或者这种手段是否能够及时有序地实施则尚未明确。

与此同时英国也在进行一场现代货币理论/直升机撒钱的大胆试验。首先,英格兰银行正准备购买价值2000亿英镑(折合2380亿美元)的英国政府债券和非金融投资级别企业英镑债券——整个货币刺激规模几乎相当于2019年GDP的10%。在财政方面,新任财政大臣里希·苏纳克(Rishi Sunak)正在推出一系列赤字增加型刺激措施。

在2020这个自然年内,英国政府的赤字规模至少相当于GDP的7.5%,甚至可能高达10%。但即使达到了金额上限,赤字水平仍将处于在英国央行货币化债券采购的覆盖范围之内。换言之尽管财政刺激措施规模如此巨大,但政府依然不必去向市场借钱。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Bundle2020_web_beyondthetechlash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weekly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and interviews; The Year Ahead annual print magazine;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 all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Now

而欧元区的财政空间相比之下则较小。但欧洲央行已经承诺除了在3月18日宣布的7500亿欧元之外,还将采购1200亿欧元(折合1300亿美元)的净资产。其新出台的疫情紧急采购计划甚至包括购买希腊主权债券,须知该选项原本在2015年希腊爆发债务违约并实施前一轮资产采购计划后就已经被排除在外了。

总体而言,欧洲央行的额外资产采购(通常也会被货币化)总体规模还不到欧元区2019年GDP的7.3%,使其应对强度低于美英两国。但不幸的是欧盟的财政政策一直都令人感到非常可悲。3月16日,联盟各成员国财政部长们宣布将在2020年内推行总额仅相当于GDP1%的刺激计划——这对于那些一直以来为实现增长苦苦挣扎的经济体而言显然杯水车薪。欧元区领导人还表示如果有需要的话会拿出更多举措,但这无法令人感到安慰。而在这方面唯一的积极事态发展是联盟承诺要构建多个总体规模至少相当于GDP10%的流动性机构,例如公共担保计划和延期缴税。

由于欧元区缺乏一个拥有独立预算权的正式中央机构,因此欧洲稳定机制显然成为了一个可以让财力雄厚的成员国在形势需要时在政治上光明正大对较弱小成员国给予支持的架构。但关于是否能以这种方式动用欧洲稳定机制的问题,欧元区内部似乎尚未达成共识。

那么,剩下的选项就是让各成员国将其国家财政刺激计划调高到相当于各自GDP的7.3%,而欧洲央行则充当那架货币直升机。但这会让欧洲央行参与到一个涉及跨境财政风险再分配的准财政行动中,而如果想做到这一点,要么得修改现有条约,要么各国集体同意去忽略这类行动所引发的明显合法性问题。

与一个央行只服务一国的英美不同,欧洲央行不能轻易承担政府的财政代理角色。以欧元系统去采购主权债务(比如意大利国债)会把主权风险转移给那些财力较强成员国的国家央行,并最终落到这些国家的纳税人身上。

但即便如此,在一个存续性危机时期允许现行条约中的一个设计缺陷去禁止适当使用直升机资金也是一个形同犯罪的过失。意大利必须实施至少相当于GDP 5%——甚至更多——的财政刺激计划,而欧洲央行和欧洲稳定机制的某种结合必须要让其可以做到这一点。

https://prosyn.org/ojft1BJ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