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健康市民,健康城市,健康经济 佩德罗·马兰

曾经带动十九世纪和二十世纪欧洲和北美城市经济增长的因素如今正在推动巴西,中国,印度,墨西哥,俄罗斯和其他新兴市场国家的城市化进程。由于生产技术先进,内部整合迅速,净生产率高,这些国家的城市发展迅猛,急剧膨胀,而今许多城市都已达到空前规模,经济发展“气喘吁吁”。事实上,全球最大的二十个城市中有三个都出现在这些新兴市场国家。

很多预测表明,到2030年,四个最大的新兴市场经济体整体实力将超过G – 7;到2050年,这些新兴市场经济经济份额将占据全球经济的一半以上,人口所占的比重将更大。这些预测都假定城市发展不会停滞不前。

但新兴市场城市医疗健康状况是否足以推动经济快速增长?由于气候,地理,历史和文化迥异,这一问题一直困扰着利马,开罗,加尔各答等地的决策者和从业人员。每个城市最终都是一个特例,但这些城市都有一些共同特征。

第一个特征是,城市的疾病负担正在经历从传染性疾病到“历时性疾病”—所谓的“富裕病”—的转变, 但由于住房条件恶劣,基础设施落后,医疗服务欠缺,城市里的贫困人口对传染病,营养不良引发的儿童疾病,艾滋病,疟疾,肺结核,精神疾病等抵抗性很差,而且极易受严重自然灾害的冲击,例如今年一月份里约热内卢的洪水和泥石流灾害导致许多人流离失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