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Health Food Truths

“低碳水化合物”的意大利面是健康食品的一种,这在业内被称作“较小的恶”—含有较少的热量、脂肪、反式脂肪、糖、盐或碳水化合物。这种食品及那些被归类为“天然”、“有机”和“功能性”的食品现在已成为了一个完整的产业。但它们真的更有利于你的健康么?

在美国,“有机”是由农业部赋予了确切的定义。然而,“天然”则是食品生产商或制造商们自己的说法。所谓的“功能性食品”—或“技术性食品”—则是那些由生产商加入了omega-3脂肪酸、人工甜味剂、抗性淀粉(indigestible starches)、降胆固醇剂、大豆或奶(麦)蛋白、植化素(phytochemicals)和其他成分从而能够充分发挥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局(FDA)所允许的“合格”健益特性。

Aleppo

A World Besieged

From Aleppo and North Korea to the European Commission and the Federal Reserve, the global order’s fracture points continue to deepen. Nina Khrushcheva, Stephen Roach, Nasser Saidi, and other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assess the most important risks.

近年来,“较小恶”和功能性食品的销售一片风光,2004年在美国的销售额达到了850亿美元。如果你经常性地购买这类食品,你就是“乐活族”消费者—健康食品业最为珍视的顾客群体。你购买低碳水化合物产品、能量和营养条、强化维他命和矿物质的食品和饮料、大豆食品和几乎任何具有健益特点的食品。

和许多人一样,我以为小型、创新性的公司主导着功能性食品的市场。而实际上,百事公司以其诸如贵格麦片和强化成分的Tropicana果汁等符合FDA健益要求的产品占据了该市场25%的份额。可口可乐、General Mills、Kellogg、卡夫、雀巢和达能也都占有该市场4%-7%不等的份额。

如果你想想它们销售的食品,那么这些公司对这一市场的掌控就是情理之中的。最受欢迎的功能性食品是软饮料、运动饮料、快餐麦片、小食品、能量条和果汁类。四分之三的早餐麦片都因为添加了全麦或纤维成份而具有“功能性”从而自我标榜为健康食品。

另外,正如Nancy Childs,一位商学院教授在2004年的《营养业学报》上撰文所述,针对肥胖的功能性食品就能给生产商带来“双重回报”:既获得了健益的资格,又可能以疾病治疗的功用而被纳入医疗保险报销的范畴。它们还能够“平衡食品公司的产品组合,从而限制公司在法律和股值方面的责任”—这主要是针对由于公司产品可能导致肥胖或危害健康而引发潜在的法律诉讼而言的。

但许多这样的产品也不外乎就是糖水或甜食,只不过是添加或去掉了某些成分以博得“乐活族”消费者的青睐。一家私营的检测实验室,ConsumerLab.com发现其检测的“维他命饮品”的营养成分几乎都达不到其标贴上所示的水平,有的产品的营养物质实际含量只有其标榜的20%-50%。

同样,在能量条(年销售额达到20亿美元)中,一半的脂肪都是饱和脂肪,还有一些是反式脂肪。许多针对低碳水化合物食用者的能量条在“碳水化合物净含量”的计算上进行误导。有的产品不披露其含糖酒精成分,而有的产品的这类添加剂含量如此之高,几乎肯定会带来腹泻和胀气的副作用。而有的食品的强化维他命A和D的含量也是高得离谱,以至于ConsumerLab建议不能将它们给儿童食用。

就算是我没有看到过这些检测结果和警告,我也不会吃能量条。据《消费者报告》杂志称,它们吃起来“味同嚼蜡,要不就是一股化学味”。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我同意。当我问朋友和同事为什么要买这样的食品时,他们说:“因为我知道它们是健康的,所以就不在乎口感如何。”可我在乎。我不明白食用难以消化的、加入了人工甜味剂的、强化了维他命和纤维素的碳水化合物有什么意义。如果我需要快速补充100卡路里左右的热量,我宁愿吃一根香蕉、一把坚果或者就是一支普通的巧克力棒。

这不是要诋毁有些“较小恶食品”的价值—如低脂牛奶和酸奶。但大多数标榜为“健康食品”的食品也向我们提出了和强化维他命的糖果一样的问题:添加了维他命的食品真地更有益健康么?真正的健康食品不用经过人为加工获得功能性,它们本来就具备功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