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sinessmans handing folded fifty euro notes Getty Images

加密货币富豪们应如何利用财富?

伦敦——今年2月,福布斯杂志发布了其有史以来第一份加密货币富豪排行榜。前十位每位净值约十亿美元——其中最富有的一位——一位名叫克里斯·拉森的美国区块链创新者——估计拥有价值80亿美元的身家。该杂志编辑认为, 曝光受益人群是让数字货币走出阴影,“成为合法资产类别新贵的最佳方法”。

这种情况一旦成为现实,那些新出名的加密数字货币亿万富翁就会像诸多前辈一样,希望在公众面前行善,而不仅仅是大手大脚地享受生活。而发展中国家的医疗事业是慈善事业的一项最佳选择。

几年前,我担任私人医疗策略顾问时,曾面对南苏丹、冈比亚和坦桑尼亚的高净值人士及其企业提供了回馈社会最佳途径的顾问服务。这些投资者——几乎所有人都从石油行业获取了丰厚的利润——都面临巨大的社会压力,在人道主义事业中投入他们的财富。

部分由于我的建议,他们开始投资数千万美元用于医疗基础设施的改造。起初的拨款额微不足道;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的捐赠助推了非洲其他地区的医疗改革。虽然这些投资仅占需求总额的一小部分,但对医疗效果的影响却十分显著。

加密货币富豪可以轻松地接过石油富豪的接力棒。而且如果那些福布斯排行榜上的富豪希望搜索医疗慈善相关想法,我这里为他们提供四种选择:

首先,作出给予承诺。他们可以通过加入比尔·盖茨、马克·扎克伯格、埃隆·马斯克以及捐出至少半数个人财富用于全球健康等事业的许多其他人来实现这一目标。或者那些发誓将至少1%的薪酬捐给慈善机构的国际足球明星同样值得他们仿效。但无论采用哪种方式,慷慨的承诺都至关重要。

What do you think?

Help us improve On Point by taking this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其次,主动宣传对数字货币交易征收交易税,并敦促利用税收收入来资助发展中国家的医疗保健项目。上述税收以仿效英国正在酝酿的所谓罗宾汉税为目标。罗宾汉税规定对金融交易加征小额关税,以部分实现为扶贫计划和气候变化行动筹措资金的目标。

第三,支持新兴市场的数字扫盲项目。在许多贫困国家,医疗保健体系受困于不安全的病患记录,而数字加密货币技术可以协助解决这一漏洞。投资数字解决方案还有助于改善保健效果,以及简化以数据为基础的决策。

最后,资助改善医疗财务管理的相关项目。数字加密货币富豪的财富来源于交易安全;发展中国家的医疗事业受困于高度机构化腐败,也可以从相似的控制措施中得到好处。

简言之,接受数字加密货币慈善最合适的选项莫过于南方世界医疗保健项目,因为那里数字货币交易的发展速度快于世界其他地方。在本币陷入自由落体的委内瑞拉,比特币已经成为购买基本商品和服务(包括进行医疗结算)的 最大“平行货币”选项。在东非,当地创新人员转而采用BitPesa那样的数字货币加密系统来支持跨境交易服务。就连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也采用加密货币向约旦等地汇寄款项。

可以肯定,加密货币新贵并没有义务用财富来资助社会事业;归根结底,财富是他们的。但历史上超级财富囤积者大多没有好结果。今年1月,6万亿市值的投资公司黑石首席执行官劳伦斯·芬克告诫商业领袖如果他们想继续得到他的支持,所要做的不仅仅是赚取利润;他们还必须通过“积极贡献社会”来实现一定的“社会目标”。

加密货币顶级富豪们可能因此赢得合作优势,如果他们承诺用自己的部分财富来改善不那么幸运者的生活。而根据我的经验,将财富用于发展中世界的医疗保健是敦行善举的最好方法。

Help make our reporting on global health and development issues stronger by answering a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http://prosyn.org/8f2AGuC/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