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老年人的新生活

苏黎世——很多人都看到过自己年迈的父母或祖父母丧失独立性。2012年,仅跌倒受伤一项就将超过240万65岁以上的美国人送进了急诊室。随着全球人口加速老龄化,上述挑战的规模正在呈几何级数增长,结果不仅影响到医疗保健系统,也影响到经济、政府政策、当然也少不了家庭。

联合国预测到本世纪中叶,60岁以上的人口数量将翻番,且65岁以上人口将有史以来首次超过5岁以下儿童。解释这种人口趋势其实很简单:全球生育率直线下降,从1950-1955年的每位妇女生5个孩子,下降到2010-2015年的2.5个。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当然,不应将老年人仅仅视为一种经济负担。事实上,他们可以发挥消费者的积极作用——很多行业已经认识到这一潜力并开始发掘。据美林银行统计,50岁以上人口在美国消费支出中占近60%的份额。

但这并未改变看似棘手的基本挑战:纳税人越来越少,而需要赡养的退休人员却越来越多。这种不平衡状况已促使一些政府提高退休年龄并修改养老金政策,以延缓或减少福利发放并将老年人留在就业队伍之中。

延长就业者的工作年限关键是要确保他们的健康。医疗行业因此必须在应对人口老龄化挑战方面发挥重要的作用。老年不应仅仅被视作人生中的一个必然阶段,而应被视为医疗企业和系统协助人们发掘潜能的机会。

为此,医疗保健企业应将研发工作重点转向中老年群体易患的慢性病,包括糖尿病、心脏病、青光眼、类风湿性关节炎和癌症。上述工作对有效遏制老年人工作效率和独立能力恶化同样至关重要,能够保持他们的体力和敏锐度,并将听力和视力等感官功能维持在一定的水平。这对于老年患者自身、对于他们的家人和照料者都非常重要。

能够有众多潜在应用领域的再生医学是其中一个特别有前途的领域——其中包括预防或逆转听力的丧失。目前状况是65-70岁的人中有三分之一(75岁以上的人中有二分之一)往往因内耳毛细胞受损表现出显著的听力障碍,内耳毛细胞负责感知声波并将其转换成信号接受大脑的处理。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我所在的诺华公司正在测试一种名为CGF166的化合物,该化合物以内耳特定的健康细胞为标靶,争取“激活”刺激毛细胞发育的特定基因。我们的研究已经进入到临床试验阶段,在此期间,我们将评估CGF166在治疗��症听力丧失患者过程中的耐受性和有效性。

但如果普通民众难以负担或者承受,这种治疗的意义就会大打折扣。而目前把不断上升的医疗成本越来越多地转嫁给患者自身的形势的确不容乐观。为了扭转这一趋势,医疗保健行业必须与所有利益相关方合作保持医疗保健系统在财政方面的可持续性,使它们能更好地应对不断增长的护理需求。

只有以财务上可以持续的方式改进患者的治疗效果,创新战略才能取得成功。举例来讲,医疗保健行业可以与政府合作提供健康促进服务——如远程病人监控、健康程序和患者求诊工具——当然还有药物治疗。安排训练有素的医疗工作者或顾问解答患者就治疗或保险等相关事务提出的问题也能够有所帮助。

政府和私营保险公司作为付款人应当建立起依据产品服务的实际效果奖励医疗保健企业的机制。除以单位患者为基础的年度付款外,应当按照医疗保健企业实现的实际效果分配奖励或惩罚。

满足老龄化人口的需要是医疗保健企业和支付方所面临的最重要挑战。成功的模式能够降低医疗成本、延长寿命并提高老年人的生存质量。而且,通过全面了解衰老进程,它还可能引导我们找到其他疾病的治疗和痊愈方法——其中也包括影响年轻人的疾病。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确保每个人尽量生活得健康长久符合所有人的利益。因此关注老年人是合情合理的选择。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