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在网上照顾自己的身体

发自纽约——在美国的医疗卫生领域正涌现出一个非常有趣,却又跟国家医疗保险制度变革所产生的争议无关的现象:民众正逐步开始掌握自己的健康状况并尝试避免在第一时间使用医疗服务。正如人们过去从大型公共计算机转投个人电脑那样,如今他们也正在从大型公众医疗机构中抽出身来,转而使用个人医疗工具——当然不是为了治疗癌症这类严重疾病,而是在个人日常健康监测和疾病预防方面。

这个现象是由几股不同的潮流汇聚而成的。首先,大家都明白许多健康问题都是自身造成的:吃太多不健康的食物,抽太多烟,睡眠过少或者缺乏运动。这个观点本身没有啥新意,只是如今我们在跟踪个人习惯方面变得更加得心应手了。正如用财务软件去理财一样,我们也可以使用各类软件去监控自身的行为习惯以及健康数据。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许多这类工具本来都是发明人为自己设计的。比如J.J.阿莱尔就设计了一个名叫“Loss It!”的iPhone减肥组件,不但使自己成功从195磅减到170磅(88公斤到77公斤),还在减肥过程中赢得了450万用户。正如那个由加州大学伯克莱分校一帮电脑迷在1980年代组建的“家庭电脑组装俱乐部”一样,当时很多人都是从组装小元件起家,最后意识到一个巨大的商业机会已经降临到自己头上。而许多新涌现的“自制健康软件”人才都会在所谓的“健康测量小组”里碰头,一些人会展示自己设计的软件,而其他人则前来取经,或者和别人的软件相比较。

这些小工具涵盖了几乎所有健康门类,从监测行走过程和动作的步数计/加速计(由Nike, FitBit等工具提供),到睡眠质量监测(MyZeo),脉搏和心跳监测,以及血糖仪(主要针对糖尿病患者)。就像你可以在设定预算的前提下用电脑理财那样,你也可以用电脑来管理自己的身体。

这些软件的目的则是试图用数据来帮助你改变自己的行为,使其向好的方向发展。就我个人来说,我本来就已经保持得不错的了:每天游泳50分钟,经常用牙线清洁牙齿,合理控制自己的饮食……但现在我也开始用MyZeo监测自己的睡眠(我睡得很好!),而且也留意到了自己在夜晚外出活动时所发生的微小变化。有时我会有意识地提前离场,只希望能在早上醒来时看到MyZeo显示更高的睡眠指数!这虽然是小事,但日积月累,必有所成。

而如果能利用“游戏驱动力”来把这些工具变成一种社交性工具的话,那么将更加有效。正如你可以通过在像“魔兽世界”这类游戏中与别人合作获取点数,你也可以在健康习惯方面和你的朋友展开竞争或者合作来获取点数。这些服务可以把保持健康转变成一场严肃的游戏,进而通过旁人来提高你坚持下去的意志力。

试想有这么一个健康俱乐部,它从不用那些不健康的后果恐吓你,而是传达这样一种信息:“胡安和爱丽丝会在今天下午4点等你来参加体重提升训练”或者是“你的团队目前正落后蓝队4分,赶紧来助我们一臂之力。”而另外一个我计划注资的服务则是www.GetUpandMove.me网站,这个网站让你可以向一个朋友发出挑战:“如果爱丽丝能绕着街区跑四圈的话我就游泳50分钟。”这个挑战将被贴在Facebook或Twitter上,从而为你赢得朋友们的鼓励。

当然,这个市场尚未完全成形,就跟早期的个人电脑一样。不同的应用软件之间无法同步;很难把一个人的锻炼和睡眠模式统一起来,或者和其他人分享数据。

然而这也是令人惊喜的地方:有很多公司都处于起步阶段,他们全都在努力寻找投资或者合作伙伴。有些企业会倒闭;如果好运的话,有些公司会合并,比如那手握高端技术但不会做市场的公司会找到一些懂市场却不懂技术的公司。那些掌握着后端标准的公司将为几个领先软件设定某些数据接口规则;然后其它软件则会将自己和这些后端标准捆绑起来。

那么如何为这些服务付费呢?在初始阶段,早期使用者会直接为大多数软件和服务付费;其它的则由广告商提供赞助。虽然乐观地认为这些软件都会最终变得高效实用,但目前我们现在还拿不出什么证据来证明这一点。一个服务提供商即便是声称90%或99%的顾客都对服务结果满意,也可能没多大说服力,因为那些对服务结果感到不满意的人往往都是回避调查的。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而更可信的则是由人们互相分享或者由第三方机构搜集的数据。在某些方面,那些有志于员工健康,激励员工或者降低公司医疗费用(但比保险公司和政府对软件使用效果证明的要求更低)的雇主可能会基于这些非正式的数据搜集以及公司自身的指导计划而采用这些服务。这将使更多的数据被搜集起来,最后将会有足够数据去说服保险公司和政府也来为服务付费。

虽然我也知道:健康是每个人的私事。但另一方面我也明白有些东西是有助于让好习惯扩散开来的。而作为一个纳税人,我宁愿交税去培养别人的好习惯,而不是为那些坏习惯的后果买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