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伊朗想要什么

德黑兰—在竞选伊朗总统时,我承诺要在现实主义和追求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理想之间找到平衡,这让我获得了伊朗选民的支持,大获全胜。凭借我所获得的民众授权,我承诺采取温和立场,坚守常识,这也是我的政府的所有政策的指导原则。我的承诺直接带来了11月在日内瓦达成的关于伊朗核计划的过渡性国际协议。它将继续指导我们的2014年决策。

事实上,在外交政策方面,我的政府正在放弃极端立场。我们寻求有效的建设性外交关系,致力于与邻国和其他地区和国际行动方共同构建信心,从而让我们可以将对外政策转向国内经济发展。在这方面,我们将致力于消除我们的对外关系中的紧张状态,加强我们与传统和新合作伙伴的联系。这显然需要构建国内共识和透明的目标设定——这些过程目前正在推进。

我们将避免冲突和对抗,也将积极寻求我们的更大利益。但是,世界正变得日益互相联系和互相依赖,要解决挑战唯有通过国家间的互动和积极合作。没有哪个国家——包括强国在内——能单枪匹马地有效解决它所面临的挑战。

事实上,发展中和新兴经济体的“赶超增长”已使得它们的总体经济分量快要超过发达世界。到2030年,今天的发展中和新兴国家有望产出世界GDP的近60%,而2000年只有40%左右,这让它们在世界舞台上的作用更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