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欧洲政治的重构

普林斯顿—许多欧洲人担心即将到来的欧洲议会选举可能产生这样的结果:反欧洲反对党表现抢眼,并且几乎肯定将成为真正的赢家。但绝望无法解决欧盟的政治危机。

这场危机有其深刻根源。如今,反欧洲政党——马琳·勒庞(Marine Le Pen)的法国国民阵线(National Front),吉尔特·怀尔德(Geert Wilder)的荷兰自由党(Party for Freedom)以及尼格尔·法拉奇(Nigel Farage)的英国独立党(Independence Party)——在联手打造政治“家庭”方面卓有成效。与此同时,老牌“家庭”——社会民主党、自由党和欧洲人民党(European People’s Party)——在许多欧洲人眼里已经信誉扫地。

问题在于老欧洲党派的知识和道德基础在最近几年快速削弱,部分原因在于它们没能——或无力——适应欧洲层面的制度。如果它们无法快速行动起来重塑自己作为可信、高效的选民利益代表的形象,它们就有可能沦为政治背景,让不负责任的民粹主义逐渐占据中心舞台。

以社会民主党为例,在历史上,它们的任务是促进资源的再分配。在欧洲,这一再分配从根本上说是国家层面的事物——只有国家拥有必要的财政权力——因此很难将它看作作为一个整体的欧洲的合理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