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欧洲和反欧洲

伦敦—欧洲议会选举开启了一个痛苦的过程——不仅要反思欧盟如何运行,也要反思它的基本性质。结果清楚地表明,现在形成了两个欧洲:其中的一个,一体化的逻辑深刻地嵌入在政治制度和社会秩序中;另一个则拒绝集中主权的基本假设。

好消息是大部分欧洲属于第一类;坏消息是有两个既大且强的国家不属此列。

关于欧洲的争论不仅仅是解决政治合作问题的制度和技术方案之间孰优孰劣的讨论;而是关于在全球化世界中社会如何成功地自我组织的讨论。到目前为止,对制度设计的强调太多而对社会活力和创新的强调太少。

选举前,亲欧洲派认为即将到来的选举将成为新的泛欧洲民主模式产生的标志。欧洲将更像是一个国家,泛欧洲政党提名最高候选人(德国人称为Spitzenkandidat)竞逐欧盟委员会下一任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