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哈马斯的非此即彼游戏

设想你的隔壁邻居–你和他之间长期以来有着血腥夙愿–从它挤满了妇女儿童的起居室内伸出一支枪射进你的窗子里。事实上,在他试图攻击你的孩子之时,他把自己的女儿抱在腿上。他宣称他会射击到你的家庭死亡为止。找不到警察。你应该做什么?

一个选择是什么也不做,或者基本什么也不做。你这样试了一会儿。毕竟,你的邻居生活贫穷,备受创伤。你们之间的历史悲伤而又复杂,而你也有一些责任。

但是最后有一发子弹击中了你的孩子们的卧室,你决定自己已经受够了。你伸出自己先进得多的枪。你试图进行外科手术式的攻击:向射击者的脑袋开枪,试着放过无辜的人。

从抽象意义来说,这就是以色列现在正在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