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哈马斯执掌政权

原教旨主义的哈马斯在巴勒斯坦选举中获胜将给该地区带来深远的影响,某些完全是没有预料到的。但是,两个方面已经清楚了。

首先,哈马斯的胜利表明,传统的巴勒斯坦领导阶层建立国家完全失败了。巴勒斯坦还没有建国,但是它已经是个失败国家了。

以色列和巴解组织1993年签署奥斯陆协议以来,巴勒斯坦人享有了有限的过渡期自治。的确,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在困难的情况下执政,但是,又有哪一个新的解放运动在最终必须执政管理的时候不是面临严重的挑战呢?

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有机会为一个正常运转的国家奠定机制性基础。但是,阿拉法特的法塔赫运动领导的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并没有为巴勒斯坦人提供经济发展、教育、福利、医疗、住房以及难民安置等必要的基础设施,而是将其并不宽裕的预算的70%花在了相互钳制的安全和情报部门上,对其他所有方面的活动漠不关心。它建立了在阿拉伯语中所谓的安全情报国家,与几乎所有类似遍及埃及、叙利亚、沙特等共和制以及君主制的阿拉伯国家非常类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