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重新活跃的哈马斯

发自加沙——在中东革命的政权更替之下,伊斯兰政治势力赢得了一个又一个的选举胜利。当西方还在疲于应付突尼斯,摩洛哥以及埃及改革派伊斯兰主义者的迅速崛起之际,巴勒斯坦地区哈马斯的角色冲突问题也日渐升温。本月初哈马斯与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所领导的世俗派法塔赫所签订了一份新的团结协定,并引发了哈马斯内部关于这个伊斯兰运动未来将如何走向的斗争。而西方对此做出的反应也将极大影响事件最终的结果。

正如最近几周发生的事件所证明的那样,哈马斯几乎完全孤立于中东的日子已经走到了尽头。虽然大多数西方国家仍将其视为恐怖组织,但在阿拉伯各国,政治隔离已被接触所取代。在去年十二月,哈马斯领导的加沙巴勒斯坦政权总理伊斯玛尔·哈尼耶(Ismail Haniyeh)对地中海地区展开了访问,途径突尼斯,开罗和伊斯坦堡。随后在今年二月中旬,他又在卡塔尔,巴林和伊朗受到了热情欢迎。

但这一政治橄榄枝并不仅仅是由加沙递出。在一月,哈马斯驻叙利亚大马士革流亡分支机构领导人哈利德·玛沙尔(Khaled Mashal)动身启动外交访问,并受到了约旦国王阿卜杜拉的接待——这还是10多年以来的头一次,并促成了哈马斯和法塔赫二月在约旦签署的新团结协定,希望将两股巴勒斯坦运动团结在由阿巴斯领导的过渡政府之下。

自那以后,哈马斯内部的反对之声就逐渐升级。该运动的流亡领导人甚至不惜与公开反对团结协定的哈马斯加沙政权决裂。虽然个人野心也是导致这一紧张态势的原因,但矛盾的核心其实构建在对哈马斯自身定义的根本冲突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