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哈马斯、法塔赫和巴勒斯坦困局

加沙城——由于管理加沙和西岸地带的管理机构相互仇视,巴勒斯坦民众感觉自己被当成了试验品。 在哈马斯管理的加沙地带,武装反抗以色列的高昂代价让重新挑起战端的企图失去了市场。 而在法塔赫领导的西岸地区,谈判没有取得任何进展。 巴勒斯坦政治的两条路线——抵抗和谈判——都无法点燃人们独立的希望。 巴勒斯坦人也因此面临着1948年以来最为艰巨的挑战。

以色列在加沙地带对哈马斯重启战端的威胁引起了人们的重视。 加沙街道和周边地区的狼籍景象至今仍历历在目,哈马斯不愿冒险刺激以色列发起一场新的战争。 赛义德·西亚姆和尼扎尔·拉扬等两名哈马斯高级领导人在那场战争中丧生,严重削弱了哈马斯的军事实力。 哈马斯的军事实力不久前才刚刚恢复。

哈马斯发现自己陷入了非常尴尬的境地,因为在政治斡旋的同时进行强力抵抗是它的既定政策。 但这项政策遭到了失败。 哈马斯已对加沙地带的所有抵抗组织施压,要求它们避免刺激以色列。 哈马斯高级领导人马哈茂德·扎哈尔在一次史无前例的演讲中宣称,从加沙地带向以色列发射的任何导弹都将是“背叛的导弹”。

相反,哈马斯将注意力转向了自己没有设立政治机构的西岸地区。 哈马斯呼吁那里的巴勒斯坦人发动反抗以色列的新的起义,同时却坚持要求加沙地带的局势保持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