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海地时刻

纽约——

海地可谓命运多舛。年初大地震令海地生灵涂炭,然而余痛未消,托马斯飓风又呼啸而至,带来了霍乱横行。眼下,刚刚结束大选的海地局势危急。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海地霍乱已蔓延至全国,十省及首都太子港均未能幸免。海地卫生部报告说,因霍乱死亡的人数已近2 000,超过80 000人感染。由于许多海地人难以找到医院和诊所,这些数字只是相当粗略的估计。联合国驻海地团队担忧实际死亡和患病人数可能高出海地政府报告数字一倍。

显然,霍乱还会进一步蔓延。这是由霍乱病菌的性质和基础设施不完善造成的:海地国家卫生体系薄弱,缺乏公共厕所、清洁水源和其他基本服务。世界卫生组织(WHO)和泛美卫生组织(PAHO)估计,此次霍乱大流行将影响400 000人。

国际社会正在动员。我们有两大当务之急。首先,通过有效的治疗降低霍乱死亡率;其次,教育海地人民如何照顾好自己、家人和社区。

虽然总体形势严峻,但我们仍有几条好消息。霍乱传染数字令人担忧,不过死亡率近几周来已呈下降之势,从7.6%降为3.6%。海地政府、联合国相关机构和人道主义组织正在迅速开展治疗和预防工作。他们向海地人民提供净水材料、宣传卫生知识、并协助建设医疗中心。

然而,很显然,尽管这些努力值得称道,终究不足以完全解决问题。如果国际社会不能马上行动起来进行大规模干预,数十万海地人民的生命安全就得不到保障。海地的命运取决于我们,取决于我们能否尽快尽力采取行动。

最紧急的任务当属尽快建立更多的霍乱医治中心。我们需要大量经过训练的医务和非医务人员来保证医治中心运转良好。PAHO和WHO估计,未来三个月,海地需要增加350名医生、2 000名护士和2 200名其他工作人员。

我们还需要大约30 000名社区卫生工作者和志愿者来维持15 000个口服补液医治点的运转。此外,在临时居住点和社区内进行卫生知识宣传教育也需要人手。要战胜霍乱,就必须让居住在每一个社区内的所有海地居民都知道该如何应对这一传染病,让他们明白只要确诊和医治及时,霍乱是可以很快痊愈的。

海地缺乏必须的药品和医疗器械:净水剂、含氯消毒剂、抗生素、简便扁平容器、肥皂、水箱、以及建设厕所所需的建筑材料。口服补液用药也需要随时补充。

毫不奇怪,海地霍乱最高发的地区正是贫民窟和农村地区,那里的人民能获得的援助最少。临时居住点——收容了大约130万今年大地震的难民——的发病率却相对较低。原因就在于那里有我们和所需的物资——药品、卫生设施和清洁水源。

为了使海地自力更生,我们必须加大援助力度。这就是联合国及其盟友开展海地霍乱跨部门应对策略(Cholera Inter-Sector Response Strategy for Haiti)的原因。该策略将提供1.64亿美元资金用于支持国际社会对海地霍乱疫情的医疗和其他援助。到目前为止,资金到位率只有20%。

海地危机绝非一朝一夕能够解决,因此我们的应对措施也应该从长远着眼。数百万人民正眼巴巴望着国际社会拯救生命。同时,我们的应对措施必须立足于复苏的大环境和长期发展。基础设施建设投资是关键,包括清洁水源、公共卫生设施、医疗、教育以及耐用的住房。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同时,海地的制度建设也不能拉下。海地需要强势的合法政府来克服未来的挑战。最近的选举可谓海地踏上艰难征程的里程碑。但法制的欠缺似乎比我们一开始想象的还要严重。海地社会正在变得动荡。海地政治领导人应该将国家利益置于个人和党派野心之上。

联合国及其众多国际盟友将致力于帮助海地战胜困难。但是,归根结底,海地需要自力更生。海地人民可谓坚韧而勇敢。他们需要也值得我们帮助。但他们同时也需要并理应获得强大的国内领导。现在,正是海地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