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海地,以及慷慨的局限性

发自墨尔本 —— 在世界各地,人们都对那场袭击海地的地震作出了慷慨的回应。在三天之内就有超过 100 万美国人透过手机短信的方式每人捐出了 10 美元。即便是那些囊中羞涩的人们,比如玛丽亚·帕切克,一位来自芝加哥的失业单身母亲,也捐出了食品和衣物。

其他人也用尽一切方式 —— 不管是修指甲还是洗车 —— 来筹集善款。根据最近所得到的数字,美国人对海地地震的捐助金额将超过其在 2004 年南亚海啸时援助受难者的 19 亿美元,而这 19 亿美元一直以来都是美国捐助国外灾害的一个纪录。考虑到美国现在依然处于经济困局之中,这一回应的规模令许多人都感到吃惊。

海地与美国在地缘上的亲近,加上有近 100 万海地人居住在美国的事实可以在某种程度上解释为什么美国人会如此慷慨。但这种回应也是世界性的。在墨尔本的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赛场上,罗杰·费德勒,塞蕾娜·威廉姆斯等球星共同组织了一场表演赛,筹得了 60 万美元。在卢旺达,一群每月只有不到 200 美元薪水的社区卫生工作者也贡献了 7000 美元。

所有这一切都对我们如何回应 —— 以及应当如何回应 —— 这些灾难提出了许多问题。有 20 万人在这场地震中丧生,而即便伤亡如此重大,这个数字依然比联合国儿童基金会( UNICEF )统计的每 10 天中死于可以避免的,与贫困有关的儿童数量要少。此外,正如埃丽尔·哈森菲尔德在网站 GiveWell.com 所指出的那样,有理由相信灾害救助要比旨在从极端贫困中拯救生命的援助行为的费效比更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