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炮舰下的民主

某种意义上,伊拉克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也是大规模干扰性武器。毫无疑问,乔治·W·布什总统和托尼·布莱尔首相确信萨达姆·侯赛因或者拥有、或者有钱制造这种武器,他们也因此决定要发动“先发制人”的战争。具体到伊拉克,他们尤其害怕化学和生物武器。

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不是战争的唯一动机。两位领导人都对杀人无数的独裁者感到愤慨,希望推翻他能打开伊拉克的民主之门。推翻萨达姆(至少他们曾经希望)会自然而然地带来某种程度的稳定,而稳定会有助于最终解决该地区的其它冲突,还能确保石油能够不受干扰地流动。

复杂的动机不一定就不好。实际上,多数人类动机都非常复杂。真正的问题在于民主是否真能达到目的,以及导弹和坦克是否真能把民主带到一个长期遭受独裁统治的国家。

历史的先例在伊拉克问题的决策中起了很大作用,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布什总统的国家安全顾问康多莉扎·赖斯不停地向人们灌输。以纳粹德国为例。可以肯定的是,盟国参战不是为了给德国民主,因为不管怎么说,战争都是德国挑起的。盟国不过是保护了按条约规定应该保护的国家,还有它们自身的领土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