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en shop in the town of Waynesburg Spencer Platt/Getty Images

我们躲过长期停滞了吗?

华盛顿—2016年,西北大学的罗伯特·戈登(Robert Gordon)出版了一部700多页的巨著《美国增长的兴衰》(The Rise and Fall of American Growth)。两年来,不仅仅是美国,全世界都经历了增长的协同增速,戈登的书名的最后一个字实在是过于悲观了。

戈登的主要论点是在南北战争结束后的一个世纪中——从1870年到1970年——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经济革命,电力和自来水等创新迅速提高了生产率,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在他看来,今天的创新——特别是数字技术、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方面的创新——也许是突破性的,但并不具备同样的全面提高生产率的潜力。戈登本质上是一位供给侧悲观派,尽管他也指出,收入不平等可能抑制有效需求,从而拖累增长。

另一个对未来增长的悲观看法由美国前财政部长劳伦斯·萨默斯(Lawrence H. Summers)在全球经济危机后提出,这一看法具有更加凯恩斯主义或“需求侧”的味道。萨默斯的“长期停滞”理论(这个词首先由经济学家阿尔文·汉森(Alvin Hansen)在1938年提出)认为,在美国,对储蓄的渴望慢慢压倒了对刺激增长的投资支出的渴望。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PS premium content, including in-depth commentaries, book reviews, exclusive interviews, On 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and our annual year-ahead magazine.

http://prosyn.org/WndOLfg/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