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希腊危机的亚洲观点

首尔—亚洲国家以一种混杂着嫉妒和幸灾乐祸的心情看待希腊危机。1997年,当它们面临金融危机时,它们得到的援助比希腊小得多,条件苛刻得多。但它们的复苏也远比希腊强劲,这表明不断加码的援助也许并不是复苏的良方。

自危机爆发以来,希腊得到了来自所谓的“三驾马车”——欧盟委员会、欧洲央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巨额融资。2010—2012年的援助方案总规模高达2,400亿欧元(2,600亿美元),包括来自IMF的300亿欧元,这一数字是希腊的IMF贷款累计上限的三倍有余。最新协议又将给希腊带来860亿欧元。

相反,1997年韩国所获得的援助方案——比印尼、泰国和菲律宾规模更大——总值只有570亿美元,其中210美元来自IMF。。与此同时,韩国年GDP为5,600亿美元,而2014年希腊GDP还不到2,400亿美元

IMF给希腊贷款在很大程度上是出于政治原因。首先,危机爆发时,时任IMF总裁斯特劳斯-卡恩(Dominique Strauss-Kahn)在法国总统选举中领先。更一般地说,IMF主要股东——欧盟和美国在稳定希腊以捍卫法国和德国银行和保持北约团结方面存在重要利益。IMF政策部门前副主管拉赫曼(Desmon Lachman)说IMF是一个行贿基金,在希腊危机中被其政治“主人”所滥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