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希腊复苏蓝图

雅典—我国政府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欧盟和欧洲央行的谈判几乎毫无进展。一个原因是所有各方都太关注下一次流动性注入的附加条件,而对希腊如何可持续地复苏和发展着眼不够。要想打破当前的僵局,就必须盯住希腊经济的健康。

可持续复苏需要综合改革,通过破除几大领域的瓶颈——生产性投资、信用供给、创新、竞争、社会安全、公共管理、司法、劳动力市场、文化产品、民主监督等——释放希腊巨大的潜力。

持久紧缩预期所推动的七年债务通缩扼杀了私人和公共投资,迫使焦急又脆弱的银行不再贷款。政府缺少财政空间,希腊银行背上了沉重的不良贷款负担,因此,动员希腊剩余资产、打通银行信用流向私人部门的健康部分的渠道十分重要。

要想恢复投资和信用水平,使之与经济逃逸速度相匹配,希腊复苏需要两个新的公共机构,齐心协力与私人部门和欧洲机构合作:一是处理公共资产的开发银行,二是让银行系统摆脱不良贷款、让信用流重新流向盈利的出口企业的“坏银行”(bad b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