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政治家精神和希腊危机

纽约——只有通过债权人和债务人双方的大胆举措才能化解像希腊这样的主权债务危机。债务人需要借助债务注销获得新的开始;而债权人则必须在防止不良行为获益的前提下想法设法提供重新开始的契机。双方的需求必须同时得到满足才能达成协议。因此,真正意义上的改革和深度债务减免必须齐头并进。也正因为如此,希腊及其最大的债主德国需要能够恢复谈判的新的权宜之计

首先,希腊政府必须明确紧急经济改革势在必行。该国经济不光只是崩溃;它在结构上已经陷入垂死。希腊问题的根源之深远非近年来的紧缩政策所能解释。

例如2013年,德国境内发明人每百万居住人口提交专利申请约917份。相比之下,希腊境内的发明人每百万人口提交的专利发明仅有69份。

如果希腊想要拥有以先进技术为基础的二十一世纪经济繁荣,就必须为此付出努力,像德国一样制造世界市场上颇具竞争力的创新产品。这样做很可能需要一代人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