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

欧洲内战

华盛顿——签署希腊债务问题初步协议的谈判挽救了两种激烈冲突的欧盟愿景:即由法国所主张的人性化的灵活政治联盟以及由德国所推崇的墨守成规的经济联合体。正如弗朗索瓦·埃斯堡最近在文章中所写的那样,“德国公开考虑逼迫希腊[从欧元区]退出已经证明经济战胜了政治和战略方面的考虑。法国则有着不同的排序。”现在的问题是哪种愿景将最终胜出?

希腊一直以经济学家无法理解和预测的方式将民族认同感放在民生问题之前考虑。因为留在欧盟及恢复使用可以贬值的国家货币原本可以兼得,希腊人宁愿保留欧盟成员资格的决策从经济上看并不合理。

但对希腊人而言,欧元区成员资格并不仅仅意味着可以使用共同货币。他们的国家因此可以和意大利、西班牙、法国和德国对等,同样都是欧洲的“正式成员国”——这样的地位才配得上希腊这个西方文明的发源地。

尽管上述立场反映了激励欧盟创始人的“史上最紧密联盟”愿景,德国对欧洲一体化以经济为唯一考量的狭隘理念却无法激励普通民众支持维持欧盟所必要的妥协。上述理念同样无法承受不被民众理解、国内政客也不愿承担责任的规章和行动所招致的对欧盟机构的不可避免的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