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困乏的雅典和布鲁塞尔

纽约—出于两个原因,希腊灾难必须引起全世界的关注。首先,我们极其痛苦地目睹一个经济体在我们眼前崩溃,食品店和银行门前的长龙是大萧条以来从未见到的。其次,我们惊骇地看到,无数领导人和机构——国家政客(national politician)、欧盟委员会、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以及欧洲央行——都没有能够将花了很多年才缓缓出轨的火车拉回正轨。

如果这一管理不善的状况维持下去,不但是希腊,欧洲的统一大业都会遭到致命破坏。为了拯救希腊和欧洲,新的援助计划必须包括两项尚未达成一致的内容。

首先,希腊银行必须立刻重新开张。上周,欧洲央行决定暂停向希腊银行系统供应流动性,导致希腊银行关门,这一做法十分不智,并且具有灾难性结果。这一决定是高度政治化的欧洲央行执行委员会强迫做出的,此后必将成为历史学家研究和唾骂的对象。关闭希腊银行实际上关闭了整个希腊经济(毕竟,任何在生存线之上的经济都无法在没有支付体系的情况下存在)。欧洲央行必须立即推翻这一决定,否则银行本身很快就会不可救药。

其次,必须将深度债务豁免纳入协议。欧洲其他纾困(特别是德国)拒绝承认规模巨大的希腊债务积压,这是本次危机中最大的谎言。所有人都知道真相——希腊根本无法十足兑付现有债务——但在谈判中没有任何人说出这一点。希腊官员反复试图讨论重组债务的需要——可以通过大幅降低利率、延长到期日甚至削减债务面值等方式进行。但希腊的每一次尝试尚未提出就被谈判对手断然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