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

缓和欧洲的怨恨政治

雅典—一位德国主持人最近播发了一条关于我的编辑视频。在视频中我(尚未出任希腊财政部长)朝德国竖了中指。这个视频造成了轩然大波,充分表现了所谓的姿势,特别是在麻烦时期,可能造成怎样的影响。事实上,这个视频所造成的混乱在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前根本不会发生。金融危机暴露出欧洲货币联盟的缺陷,让自负的国家彼此怒目而向。

2010年初,当希腊政府无法维持其对法国、德国和希腊银行的债务时,我反对希腊政府要求欧洲纳税人再借给它一笔巨款用于偿付这些债务。我给出了三点理由。

首先,这笔新贷款自私地将私人损失从银行账簿转移到希腊最脆弱公民头上,它并不是对希腊的援助。有多少为这笔贷款掏腰包的欧洲纳税人知道,希腊借来的2,400亿欧元中有90%多流向了金融机构而不是希腊国家和人民?

其次,显然,如果希腊已经无法偿付现有贷款,“援助”所要求的紧缩条件将摧毁希腊的名义收入,让国民债务更加不可持续。当希腊人不再偿付山积的债务时,德国和其他欧洲纳税人就不得不再一次站出来。(当然,希腊富人早已将存款转移到了法兰克福和伦敦等金融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