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

对希腊民主的欧洲打击

纽约—欧洲内部的争吵和讽刺日益升级,对于外部人士来说,这似乎是希腊及其债权人博弈的苦涩终局的必然结果。事实上,欧洲领导人终于开始揭露这场债务纠纷的真正本质,答案并不邻人愉快:这场纠纷的权力和民主性质远大于资金和经济。

当然,“三驾马车”(欧盟委员会、欧洲央行和IMF)五年前强加给希腊的计划背后的经济学不可不谓糟糕透顶,它导致希腊GDP缩水25%。我再也想象不出会有哪次萧条能够比希腊更加“故意”,后果更加灾难性:比如,希腊年轻失业率现已超过60%。

令人震惊的是,三驾马车拒绝为所有这些后果负责,也拒绝承认它们的预测和模型有多糟糕。但更令人吃惊的是,欧洲领导人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三驾马车依然要求希腊在2018年实现相当于GDP的3.5%的初级预算盈余(不包括利息支付)。

全世界经济学家都认为这一目标严苛得离谱,因为这必然会导致更深度得衰退。事实上,即使希腊债务能够以超乎任何人想象的程度得到重组,如果希腊选民在本周末进行的提前公投上接受三驾马车的目标,希腊仍将陷入萧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