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

希腊的主权公投

美国剑桥—金钱关系一发生,债权人和债务人就陷入了对立。但问题你从未像刚刚结束的希腊全民公投那么尖锐——也没有那么大的公共影响。

在7月5日的公投中,希腊选民断然拒绝了外国债权人——欧洲央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以德国为首的其他欧元区政府——关于希腊采取进一步紧缩措施的要求。不管这一决定是否具有经济合理性,希腊人民的声音响亮而明确:我们受够了。

但是,将希腊公投视为直观的民主胜利是一个错误——尽管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及其支持者这样宣称。希腊人称之为民主的东西,在其他许多国家——它们与希腊一样民主——称之为不负责任的单边主义。事实上,其他欧元区国家对希腊的状况一点都不同情,如果在其他国家举行公投,结果毫无疑问将是一边倒地支持继续施加给希腊的紧缩措施。

而对希腊不耐烦的并不只限于德国等大债权国的公民。相对较穷的欧元区成员国尤其愤慨。随便问一个斯洛伐克、爱沙尼亚或立陶宛的街头民众,你听到的反应不会和拉脱维亚退休者有多大区别:“我们接受了教训,为何希腊人不能接受同样的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