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

紧缩是协议的唯一障碍

雅典—全世界媒体在报道希腊政府及其债权人的谈判时有一个普遍存在的共同谬误。菲利普·史蒂芬斯(Philip Stephens)的最新《金融时报》评论很好地说明了这一谬误:“希腊不能,或不愿,或既不能也不愿实施经济改革计划。”当这一谬误以事实的面貌出现时,媒体强调我国政府如史蒂芬斯所言“滥用欧洲伙伴的信任和好意”也就不足为奇了。

但谈判的现实绝非如此。我国政府十分渴望实施包括所有欧洲经济智库所强调的经济改革的日程。此外,我们也是唯一能够保持希腊公众支持可靠经济计划的。

考虑一下这意味着什么:独立的税收机构;合理的永久性初级财政盈余;明智又宏大的私有化计划并辅之以运营公共资产以产生投资流的发展机构;真正的退休金改革以确保社会安全制度的长期可持续性;商品和服务市场的自由化,等等。

那么,既然我国政府愿意采取我们的伙伴所期待的改革,为何谈判还是没有形成协议呢?症结究竟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