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UISA GOULIAMAKI/AFP/Getty Images

欧洲创可贴如何奴役希腊

雅典—没完没了的希腊公共债务故事彰显出欧盟应对其不可避免的欧元区危机是多么得笨拙。希腊国家破产已经八年,其顽固性资不抵债状况仍然足以令欧洲官员们蒙羞。也许正因如此,在宣布欧洲其他国家的欧元危机已经过去之后,当局决定宣布在希腊也取得了最终胜利。

Exclusive insights. Every week. For less than $1.

Learn More

据说这一伟大时刻将在8月份到来,届时希腊将被宣布为重新成为“正常”的欧洲国家。最近,在希腊政府准备重返货币市场的过程中——它自2010年以来便被事实上排斥在货币市场之外——希腊公共债务当局一直在试水发行长期债券。

不幸的是,关于即将到来的“债务纾困”和“干净退出”希腊的第三次“援助”的好话掩盖了一个难堪的事实:希腊的债务奴役状态将延续到2060年。此外,欧洲机构假装已经解决了希腊的资不抵债状态,实际上却令这一状态更加严重,这表明它们顽固地不想解决欧元区的根本性断层线。这预示着所有欧洲人都处于病态。

对于一个被认为是“正常”的欧盟国家,应该受到从未需要救援的国家同等严格的检查。这意味着标准的一年两次检查是否遵守欧盟稳定与增长公约,由欧盟委员会根据所谓的欧洲学期(European Semester)程序进行。尽管如此,对于爱尔兰或葡萄牙等国家,在援助结束后还需要进行更加严格的“计划后检查”(post-program surveillance)程序:每季度接受欧盟委员会以及欧洲央行进行的检查。

一目了然,希腊的道路肯定会比爱尔兰和葡萄牙更加艰难。在爱葡两国救援计划结束前很久,欧洲央行便已经开始在二级市场购买两国债务,作为其“量化宽松”计划的一部分。这使爱尔兰和葡萄牙政府能够以低利率大量发行新债务。

希腊从未被纳入欧洲央行的量化宽松计划中,原因有两个:其债务负担太重,长期来看即使有欧洲央行支持的低利率的帮助也无法维持;以及欧洲央行承受着(主要来自德国的)减小量化宽松规模的压力。此外,后计划检查程序并没有给予官方债权人“三驾马车”——欧盟委员会、欧洲央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想要的对希腊的支配权。

欧洲机构在庆祝希腊“干净退出”的同时,保留了对希腊政府的铁腕控制,也不会进行债务重组,这再次彰显出它们发明新词的“功力”。它们告诉我们,在希腊偿还了75%的公共债务之前——最早要到2060年才能实现——它都要接受“加强检查”(这个不幸的用词让人想起“加强审问”)。

在实践中,这意味着在42年的时间里每个季度都要进行一次评估,其中欧盟委员会和欧洲央行“在IMF的合作下”可能会对希腊采取新“措施”(比如紧缩、公共资产大甩卖和限制工会)。简言之,未来两代希腊人都将在三驾马车及其“程序”(具体的名义也许会有所不同)的永久陪伴下长大。

希腊被宣布回归正常始于几周前,原因是希腊政府多年来第一次发行七年期债券,30亿欧元发行规模实现超额认购。但因此大肆欢庆者没有认识到,以其债权人的名义借了这30亿欧元的希腊,到2025年其偿还债务的利息支付将增加8.16亿欧元。与此同时,德国相同规模的债务展期成本只有6,300万欧元。从现在到2025年,希腊的收入能提高相近数量以使其债务保持可持续吗?

官方的回答是债务纾困很快就会到来,为希腊平稳回归货币市场铺平道路。但欧洲官员已经排除了对无法偿还债务进行重组的可能性。债务纾困的真正含义是偿还期从2022—2035年变为2035—2060年,利息相应增加。换句话说,希腊为了使其中期债务偿还变得更较容易,付出的代价是40年的债务奴役。

回到2015年,当时我提出进行真正的债务重组,将债务规模和偿还率分别与希腊名义GDP及其增长率挂钩。如今,与名义GDP挂钩的概念似乎将复活,但只是为了确定中期偿还向后延长多久。此外,中期偿还是否变得更加容易不但取决于增长,还取决于(改了名称的)三驾马车所施加的新的“制(紧)约(缩)条(措)件(施)”。

从当局的宣传看,希腊债权人将债务偿还与增长挂钩。事实上,复苏前景将再遭打击,因为长期投资者将因为长期资不抵债状态和漫长的紧缩而却步。

让希腊的创口在紧绷的创可贴下不断溃烂,做出如此无情的决定的原因何在?答案在法国和德国,在2008年金融危机暴露出欧元区的设计缺陷十年后,两国对于如何应对大规模资不抵债状况仍然没有达成共识——在一个缺少约束金融流和贸易失衡的机制的货币联盟,大规模资不抵债是不可避免的结果。

希腊仍然是欧洲当局理顺欧元区能力的试金石,希腊人民也成为祭坛上的牺牲品——这一僵局的影响早已溢出至支离破碎的中欧政治局面。

必须放弃些什么。会是当局坚持照常的决心吗?还是欧洲的完整性?

http://prosyn.org/cAKTXOw/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