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

拯救希腊,拯救欧洲

伯克利—不管你如何评论希腊总理齐普拉斯政府在与希腊债权人谈判中所使用的策略,希腊人民理应获得比目前所得到的更优厚的条件。德国想让希腊在经济崩溃和退出欧元区之间做出选择。这两个选项都意味着经济灾难;其中前者(或者两者都是如此)还可能引发政治灾难。

在2007年写道,没有一个成员国会自愿离开欧元区。我强调,这一决定将带来巨大的经济代价。希腊政府表明,它明白这一点。公投之后,它同意了此前它——以及希腊选民——拒绝的东西:一系列非常痛苦和困难的条件。齐普拉斯和他的新财政部长察卡洛托斯(Euclid Tsakalotos)做出了重大让步以期与希腊债权人达成妥协。

但我在下结论说没有一个国家将离开欧元区时,我没有想到德国会强迫另一个成员国退出。显然,这将是德国财政部所提出的政治上不可接受、经济上“任性”跋扈的条件的后果。

德国财政部长朔伊布勒(Wolfgang Schäuble)提出暂时“停止”欧元区资格,这一想法实在荒谬。希腊经济正在崩溃,人道主义危机日益严重,若无法达成协议,其政府将别无选择,只能印钱提供基本社会服务。要让一个陷入如此深度危机的国家在从现在到2020年间满足采用欧元的条件——两年内通货膨胀限制在欧元区平均水平2%之内并且汇率保持稳定——是无法想象的。如果希腊退出,将不是“休假”而是“退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