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elien1_ThierryChesnotGettyImages_macronshakingfanshands Thierry Chesnot/Getty Images

基层的民粹主义解毒剂

巴黎—现在已经彻底动摇了曾主宰西方民主政体的政党势力。尤其是在法国、意大利、希腊、英国和其他地方,许多政党都遭遇到了选举失利。还有些党派除了名字相同,其他一切都改变得极为彻底。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与前总统罗纳德·李根所领导的共和党几乎没有什么地方相似。

上述进展在整个西方都十分相似。曾几何时的主导政党领袖在否定和绝望间摇摆,而民粹主义者则从他们的传统支持者那里汲取营养。有些人对失败的合理原因视而不见,将对手的支持者贬低为“可悲的人”,就像希拉里·克林顿在2016年输给特朗普前不久所做的那样;还有人被民粹主义快速发展惊得目瞪口呆,以至于发起强烈的反抗。

但无论否定还是自满都无法打破政治僵局。进步人士必须重建优势,而首先要做的就是找出传统政党的缺陷在何处。部分问题在于传统政党未能清醒认识到这个时代真正的问题。他们仍然在原有的意识形态战场上鏖战,但却根本没有注意到社会流动性下降、环境危机加剧、地理不平等上升、多元文化主义所带来的紧张和其他对选民真正重要的问题。几十年前,他们曾是先锋队。而今天,他们却独自迷失在丛林中,不知道其他人去了哪里。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PS premium content, including in-depth commentaries, book reviews, exclusive interviews, On 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and our annual year-ahead magazine.

https://prosyn.org/DfyyXwozh